难忘那一声-黄逸轩

生活中会听到许多令人难忘的声音,这些声音常常让我们回到过去,想到童年。

儿时的我,喜欢新鲜的东西。

有一次,听说做爆米花的来我们村了,我立刻放下了手中的玩具,前去凑热闹。来到村口,只见一个黝黑强壮的中年男子坐在矮凳上,左手拉着风箱,一手旋转着一个个乌漆抹黑的铁葫芦,铁葫芦下生了一堆炉火,那火苗随着风箱的吃呼声尽情跳跃着。

过了一会儿,铁葫芦的筒壁上已微微泛红,可能是温度也越来越高了,中年男子戴上了手套继续拉着风箱,转动着那铁葫芦。旁边的小孩子们好象看什么稀奇似得,把圈子围得更紧了。

大约又过了五分钟,那铁葫芦的一头开始丝丝冒气了。中年男子停下了风箱,站了起来,把铁葫芦的一头从架子上移下来,套上了一个巨大的网袋。只见他左手抓住铁葫芦一头的铁环,右手抓住了穿过网袋的铁葫芦上的另一头的铁角,然后用右脚踩着铁葫芦,嘴里突然喊了一声“开炮喽!”随即,旁观的大人和小孩挤到了一边,个个都捂住了耳朵,侧着眼睛盯着他,我也捂住耳朵躲到了一边。只听“嘭”的一声,一股白气从铁葫芦中窜到大网袋中,随即一股浓烈的米香扑面而来。等心神安定,我突然发现,是新鲜的爆米花出炉了!我又深深地吸了几大口,噢,好香啊!

我跑回家,央求爷爷也去做些爆米花来吃。再三努力,爷爷终于答应了,他取来一小袋大米,在中年男子的身旁排起了队。又经过了三爆,轮到我们的了。“一会儿,我们的大米也会在这神奇的铁葫芦里变成雪白的爆米花了……”想到这里,我心中一阵激动,十们分钟之后,又是那响亮的一声——“嘭”我和小孩子们一阵欢笑和尖叫,看着雪白而饱满的爆米花,我不禁咽了咽口水。

刚把爆米花拎回家,我就迫不及待地吃起来。那颗颗爆米花晶莹饱满,入口即化;那块块爆米花糕松松脆脆,香甜可口。现在想来,似乎嘴边还有那味道。

后来,我很少看见他来村里爆米花。直到上小学后的一天,我忍不住又问爷爷“那做爆米花的为什么还不来我们村上啊?”爷爷说“他可能在别的村上做了。”

之后,我再也没有看见那个中年男子和他的那台神奇的机器,直到现在也没有。

但那清脆而响亮的一声——“嘭”却始终在我耳旁萦绕,至今难忘。

 

 

 

 

 

 

 

 

 

 

 

作者: 黄 逸轩

多写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