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 杨沁怡

刚从11月华丽丽地变成了12月,每次写日期还是颇有些别扭,总是先写上“11月”,然后想起了什么,赶紧用修正带涂掉改成“12月”,不禁又慨叹起时间匆匆,转眼一年将至,我又收获了什么?

12月我开始读《品中国文人》,每次品到某一个诗人,我总是会捧起那厚重的唐诗宋词鉴赏来读一读那位诗人所作之文,之词,努力地想从中去捕捉诗人的灵魂。

我想用李煜的一首词来形容一下我此时的心情: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重晚来风。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李煜成为亡国之君之际写下了这首千古绝唱《乌夜啼》,我想他虽为帝王身,却有一颗浪漫多情的诗人之心。或许我是想用这首诗来感叹任然时光,或许还想表达些什么。

这首词主要是写景,“林华谢春红”本是斑斓美景,可“太”这一字却又包含了多少惆怅与无奈呢?这让我莫名地想到了季羡林写的《幽径悲剧》,起初读这篇文章,我以为是一个女人写的,一个爱胡思乱想的女人,一个悲观主义者。万万没有想到,此文出自“学界泰斗”季羡林大师之手。他生前一定是遭遇了什么,才会从那古老、半朽的藤萝中看到那毁灭性的美丽。

感情太多,想必活得很累吧。所以才会对小花小草生起万斛闲愁吧。

2014年12月2日

《悲 杨沁怡》有一个想法

  1. 送你一句:“玉树流光照后庭,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是人生本就有如此多的叹惋,但是为何不能是悠东风取代又东风,名曰钟取代明月中呢。呵呵,繁华过烟云散,感叹人生,逝者如斯夫,万斛闲愁留给自己与后人品,当真是快哉快哉!还有李煜是一个成功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