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心

妈妈总是说姐姐的动作慢,磨磨蹭蹭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姐姐的耐心比我强多了。房间里的十字绣都是从姐姐那双巧手中创造出来的。

这周,我便请教了姐姐如何绣十字绣。我在一把椅子上坐下,笨拙地拿起了从未碰过的绣花针。 “针不是这样拿的,你看我。”她两根手指灵巧地拿起一根针,我模仿着她摆好姿势。“把线穿进去总会吧。看着图案上的序号,拿那个序号的线,穿进去。”我依言做好.“来,看着我怎么起针。”她把针送进一个孔里,又从另一个孔里钻出来,灵巧得犹如一条银色的鱼。利落地将线尾压好,眨几回眼的工夫,那黄色的线已顺着小方格灵敏地绕了上去。我模仿她的动作,第一针就落错了孔,接下来更是手忙脚乱,一根小小的绣花针怎么也制服不了。一团线缠绕在一起,难分难舍,我不好意思地喊叫姐姐:“线打结了,怎么办?”她无奈地笑笑,将那团乱糟糟的线理出头绪,又从头开始一针两针地示范。                                                    扎第一针,留一段线头在后面,向后几针将线头牢牢捆住,一针针盘旋着向上,再盘旋向下,每一格都仿佛是一个小小的乘号。               一行绣完,再起一行,眼中仿佛只有那块四四方方的白布和那枚小小的针。
突然明白为什么姐姐如此安静如斯了。用心认真做一件事,就是对它最大的尊重与肯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