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瘦—胡炀炀

我这才发现我和外婆是那么疏远。我和她相见,热情地打招呼,无关紧要的地聊些话,然后一起吃饭。看似和谐融洽的场面,其实像电脑做好的程序一样,苍白机械。

妈妈说:“这两年你外婆瘦了不少。”

外婆瘦了吗?我望向外婆的背影,她正要进屋去。她蹒跚的踏上楼梯,一级一级向上挪着,陈旧的衣服随着她的摇晃,也落寞地摆动着。尽管那是只有五级的石阶,但她走得好吃力。

妈妈迎上去:“妈!你也别天天忙了,你这两年都瘦下去了。以前你穿这衣服时不绑的紧紧地?现在都空落落的了。”外婆愣了一会儿,笑笑说,外婆也减肥呢。

外婆怎么会减肥呢?但外婆真的和以前的外婆不一样了。以前的外婆是一个矮矮胖胖 的和蔼的老妇人。如今和蔼依旧,但外婆真的瘦了。

是外婆瘦的不知不觉,还是我没有好好的看过她?

以前外婆总会将别人家送她的喜糖收集在红布袋里,为我留下来。而我去外婆家的头等大事就是吃糖。

只是急急享受着甜美的糖果,匆匆间连道谢都没跟外婆说。也不想想开心地收集糖果,悉数奉给孙女的慈祥的老外婆最近如何,甚至连一声真诚的感谢也没有。为什么外婆温暖的关怀显得那样苍白无力?因为我没有认真对待外婆尽力给我的幸福。美好的画需要细细品味,才能感受到它的美好。情亲亦是如此,一个人给予爱,另一人要认真的接收,虔诚的感受,真诚的感谢。不然这份爱的付出者即使付出了全部它也会显得苍白无力。

当亲人为我们开心地做事时,一定要向他们说声谢谢,好好地看着他们,去了解他们。不要叫亲情徘徊在疏远的心灵之间,显得机械而苍白。

 

《外婆瘦—胡炀炀》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