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那一声

 “吱嘎—”那一声划过久远的沉寂,打开了那扇门,也打开了那尘封已久的记忆,难忘那一声。

五年前,我与父母去外婆家,去寻找我那童年的记忆

。 门,还是那扇门、我用锈迹斑驳的铜钥匙打开了这门,“吱嘎¬¬¬—”这古老的一声打开了我的回忆。推门而入,“吱嘎吱嘎”的门柱声有些刺耳,却那么熟悉。屋里漆黑黑的,阴湿潮气很重,这种感觉立刻让我来到儿时的生活中。在墙上摸索着找到灯的开关按下,灯亮了。那个木桌依旧在那,上面落了厚厚的一层灰。看着它熟悉的模样,便响起了外婆烧的饭菜,想起小时候在上面搭积木,想起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搬家时,外公外婆把很多东西都搬走了,只留下这个桌子,这是我那7年光阴的见证。

在记忆的宝盒中,童年的乐趣是无价之宝。

推开另一扇小门,里面是卧室,空荡荡的。当年的景象仍历历在目。门口这是一台缝纫机,一些童装都出自这里。那边一排是衣柜,储藏着衣服,也储藏着我的童年。那边曾摆着曾外祖母的遗照,她在我两岁时就去世了,他对我并没有留下什么深刻印象,但看着她的面孔,却感觉很慈祥,很熟悉,那是可以跨越时间、空间的心灵感应。

门口的葡萄架经过多年风吹雨打也已散架,南瓜丝瓜也早已消失在岁月的长河里,昔日热闹的街市已经空无一人。

回忆的思绪如潮水般涌来,那一幕幕场景如放电影般在我的脑海中闪过,细微而真实的画面感动着我。不论是葡萄架,还是那木桌,即使只站在那,也打开了我记忆的大门。

或许,生活中有太多太多或美好或苦涩的过去需要回味,“吱嘎”一声打开尘封已久的记忆,打开心灵的大门,打开通往过去的时空隧道。那一声存在我婶婶的脑海里,难以抹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