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那一声 孙欣蕾

       在喧闹的街道,心中不免有些烦闷。就在准备调头回家之际,我看见了一个柔弱的女孩正躲在角落嘤嘤地抽泣。或许是脚扭伤的原故,她那张俊秀的脸庞变得委屈,再回头一看,那一幕永生难忘—一个男孩手里抓着彩糖,用另一只手温柔地摸了摸女孩的头:“妹妹不怕,哥哥在,哥哥给你买糖了。”也许是哥哥的爱抚,女孩破涕为笑,抱着哥哥,由衷地说:“有哥哥,真好!”……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那位兄妹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我才发现眼角不知什么时候有了泪珠。身旁的喧闹仿佛已经化为云烟,我觉得整个人都平静在厉害,思绪再次不受控制地回到那个夏天,回到那个有哥哥的暑假……

        依惜记得那天万里无云,我因为哥哥的到来变得无比兴奋,当哥哥前一脚踏进门,我整个人都扑到比我高一个头的哥哥的怀里。我仍然记得当时他眼神中的温柔和惊喜。

        吃饭间,我忙前忙后,似乎哥哥在,我就有使不完的力气,花不完的精力。就在我给哥哥倒开水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也许是我的年幼,又也许是因为那水瓶的沉重,再也许是我的兴奋导致开水像源源不断的溪流全都倒在我稚嫩的手上。看到手上那少泛起的水泡,恐惧和疼痛上我的心头。哥哥看到后,眼神中隐约闪过惊慌。我还没有看清楚,他就立刻抱起嚎啕大哭的我,冲到冷水管下,冷热交织,我的痛意更明显了,那泪珠像断了线的珠子,把哥哥的白衬衫弄湿了。哥哥用那温暖的大手抚摸着我的头说:“妹妹不怕,在,哥哥在呢!”那声“哥哥在”像是一支高效止痛剂,使我的声音瞬间低了八度。看着哥哥阳光的脸庞,我也笑了。那沾满泪水的脸却还带着笑意,显得有些滑稽。但是那时,我却觉得很幸福很满足。因为哥哥在。

       现在,早已不复从前,哥哥一头扎在书中,似乎忘记了还有我这个妹妹。只有他的函数,只有他的数理化。每逢过节,人依然期待着那个帅气的身影。可是还没有等级我仔细地看看他,他却已经飞身走向书房,捧起书来…..。我小心翼翼地倒起一杯咖啡,敲了敲门,那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进来!”看到哥哥一脸的认真,我叹了口气,把咖啡放下,脸上带着僵硬的笑容:“哥,快趁热喝了,不要学习太晚。”哥哥抬起那帅气的脸,递给我了一个微笑。可是,这却让我产生了陌生感。那若有若无的遥远距离,让我害怕、恐惧。抬起沉重的脚,缓缓地走到门边,想起“哥哥在呢!”泪不由自主地下来了,用模糊的视线回头望一眼,只有那暧橘色的灯光和那帅气的背影……

       如今,哥哥上了大学,时间宽裕了好多,而我却忙了两人相处在一起的时候仍然少的可怜。

      现在,唯一希望的是再听那一声“哥哥在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