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隐居的我——冷志国

  我向往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我喜欢柳宗元的“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我也向往王维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隐居在一片竹林之中,空气或许会是那么的清新,阳光或许会是那么的温暖,万物或许会是那么的生机,自然或许会是那么的婀娜。
  早晨,在朦胧中赏那太阳的一点一点地升起。享受那迎接日出的心情。随后叼一根狗尾巴草,肩上扛着个锄头,去那林中开辟一方半亩田,颇有“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的味道。累了,一屁股坐在小溪旁,看到小鱼儿们在嬉戏,在打斗,在呼呼大睡,好不惬意。
  中午搬张竹椅,拿着把竹扇,轻轻地拍打着身体,感受那微风的存在。配上周边的百鸟争鸣,中间或许夹杂着知了的叫声,摇晃着,缓缓地闭上眼睛,享受着正午时光的无限美好。
  傍晚时分,那晚霞可谓是勾人心扉,那点点红,丝丝黄,淡淡粉,滴滴紫,交杂在一起,映在我的脸庞,放松一天的疲劳。
  一天之中,我最爱的莫过于是晚上时分。我最爱那皓白的明月,皎洁的月光。皓月犹如那古代美人,一会儿躲进云间,一会儿又撩开面纱,露出娇容,整个世界都被这皓月浸成了梦幻般的银色。心中所有的恩怨疲倦都会屈服于这圣洁的月光,喜怒哀乐,都会融入这圣洁的月光里。
  但是,这毕竟只是我的脑海中的那美好的场景,现实终究是残酷的。曾经去隐居的我,一来,一个人,孤独寂寞难以忍受,二来,蚊子遍地都是,引来满身的“包包。”三来呢,在那冬天,可谓是寒风刺骨,冻的人只打哆嗦,因为寒冷,牙齿随着心跳有节奏地相互碰触着。隐居的房子,简陋,哪里比得过现在的高楼大厦,奈何挡不住的风寒。
  隐居在现实社会中是不大可能了,我想,我们唯一能做的,那就是在自己心灵中开辟了一亩半方天地,供自己隐居。
  的确,隐居,在心理上隐居,留给自己。留心于现在的高科技的社会,留心于那一花,一草,一木,一件事,一个人。让自己的心灵,那一方田地,变得充实,变得高尚,变得纯洁……
  爱隐居,更爱在心灵中隐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