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菜花牵动了我的情思——詹研

在广阔的田野之上,油菜花开了。

金黄一片,热烈而奔放。灿烂的火焰一般,在肥沃的土地上热情地燃烧着,映出头顶的一片湛蓝。我不由的联想到金色的海洋,海洋,这个词用得真是恰到好处。微风拂来,那点点金黄翻滚着,涌动着,如同波浪般拍打着天际,时而又翻卷而回,托起白墙黛瓦的老房子,让原本呆板质朴的他们,竟被添上了几丝光彩。

有几个农民在菜花间穿梭着,就像沐浴在金色的海洋中。他们的脸上总是满足地笑着,能不高兴吗?这里的每一点金黄都是他们用汗水换来的呀!

我也忍不住在菜花间奔跑着,金色的花粉染在了我的身上,我打量着自己,忍不住笑了,我也成了一朵菜花了,也拥有了一颗热情奔放的心。

停下脚步仔细观察,原来那大片的金黄也是有小点小点花朵点染而成的。盛开的菜花圆润的小花瓣已经完全张开了,那小花瓣泛着淡淡的光,仿佛涂了一层蜡。几根花蕊齐齐的地向着太阳,让人觉得是热烈的太阳赋予了他们火一般的热情和一身金黄,鼓鼓的子房中象征着新的生命。有的花朵还没有完全绽放,只是微微地把自己的帐子掀开一角,好奇却又怯生生的地打量着这个世界;有的还是花骨朵,浑身翠绿,就顶端露出一丝嫩黄,仿佛饱胀得马上要破裂似的。只是一棵油菜上,就如同一个四世同堂,生生不息的大家族。

我不禁想到了一首诗:“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这样一片嫩黄中,到底哪一朵花是那只蝶呢?也许只有菜花自己知道了。

但这样一片金黄的海洋,到底开给谁看呢?农人甚至也认为他们实在平凡,那淡淡的香只能让游子闻到家乡的味道,成片的黄颜料也只使热爱自然的人倾怀。

但油菜花不需要赞美。别人怎么看它,它可不管,兀自开得欢天喜地。他永远心怀热情,长了一颗奔放的、率真的心。一朝绽开,满腔的爱,都化作艳艳的黄,在它眼中,平凡算不了什么,但是平凡,也要活出自己独有的精彩。

人,难道不应该如此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