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那一声》——吴迪

周五,天气微凉,外面飘着丝丝绵雨,那般的柔情似水,好景不长,蓦地便是暴雨倾盆。天真是一个暴发户,往下撒着水晶,却更像是一个少女,垂着眼帘,不断哭泣。谁又会知道她今天把那声喊得那么彻底。

教室内骚动不断,讲话声连接不断,时小时大,如那遥看时的山脉,亦是那浪花,时潮时落。班主任正想着安心批作业,被我们吵得自然是不乐意,几次站起来表演“河东狮吼”,但这气势汹汹的吼到底敌不过真正的行动,吓猴还得杀鸡,何况是我们这群高智商的人类?班主任眼中泛着“杀意”,瞅的我们安静了片刻,但当她再次专注于批作业时,,讲话声再次升起,如冉冉上升的国旗,越来越高。我尽量压低生硬,压低身子,对同桌耳语:“借把尺。”哪知班主任站起来边喊:“吴迪,给我站到外面去!”她几乎是叫,用尽全力的叫,那双喷火的眼睛凌厉的看向我,压迫感太大,我便知不可再死皮赖脸的呆在教室了,起身走向门,我只记得,我的手抖得厉害。

室外,凉风吹来,我便不得不把衣服裹了裹,呆站在门后,脸颊直发烫。我的思绪被阵阵凉风所吹动:从不对我生气的老师今日竟如此动怒,想来我也真的过分了,她真的恼了。自责、悔恨、愧疚,一下子涌上心头却又不知所措。雨渐渐细了,风渐渐停了,只留下微凉的空气。渐渐冷静下来的体温伴着思绪一起冷静。班主任采用者极端的措施无非是想让我离开教师闷热的空气,在廊外好好反省。我安静地站在门外回忆着整个过程,从噙着泪的委屈到想得开的豁达,从拼了命的逃避到勇敢地接受现实反省自我。我也成长不少。

有时身处逆境,才会获得的更多。、

难忘那一声,在名为成长的路上,总有刻着逆境的指示路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