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青海湖岸—-王斯林

站在青海湖岸

我站在青海湖岸,野风从四面八方刮来,抚乱了我的头发,用寒冷轻舔我的脸颊,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田地里七彩的格桑花,狂野般的摇摆着,像蒙古族粗壮的大汉,激情澎湃的跳着民族舞。仔细看,格桑花又是柔软的,像是藏族姑娘韧性的腰际。大片的格桑花似乎是高原的衣服,五彩斑斓;又似乎古老的唐卡,金粉抹的,玛瑙饰的;再似乎是转金筒上的宝石,粒粒晶莹。

格桑花海的南面,有连绵的山,山坡上的绵羊星星点点。有的散成点,有点聚成团,有的排成线,像藏族同胞最纯洁的哈达。忽然,不知怎的,羊群整个动起来,往东跑去,然后绕过一个坡,消失了,就像被风吹走一样。

这时,我才发现南山后面忽然的起了云,黑乎乎的一团,毫无规律的从南山那边吹过来。那云像是极远的,又是极近的,像是腾空出世的,又像是一下子从山谷里涌出来的。一会儿,山尖就被埋没了。还以为它会从山上沿着坡流下来,它却浩浩荡荡地浮了起来,似乎要擦着人们的头顶过去了。

原本青海湖上空碧清的天被赶走了,远远地逃往北山。北山远得很,几乎被淡化成画中最淡的一笔,简直要成了云,静静地飘上天了。天上太阳也有一些不知所措,拼命用光辉驱赶乌云,却无济于事,最后,蓝天还是被乌云占据了。

还以为,完美的景致就此结束了,不料,新兴的“云雾派”开始了。

一开始云是厚厚的一团,后来却散开来,铺成薄薄得一层,中间还有少许间隙,金灿灿的阳光从空隙里射下来,射在青海湖面上,于是,沉沉的湖水被感动着,也泛着金光。湖中间有一座像塔一样的建筑,如今像寺庙一样被镀上了黄金,放射出万丈光芒,以至于周围的空气都沾染上了文殊菩萨智慧的光辉。

天上的云或浓或淡,或疏或密,依然在向北飘,渐渐地与远山融为一体,想必,那边有佛界的烟云梦幻吧!

我站在青海湖岸,一睹这风云变幻,高深莫测的自然向我展示着他的雄浑。

我站在青海湖岸,一览这大好河山,幅员辽阔的祖国向我展示着他的伟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