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之路,进修之路》——文滔

我,众多学子中庸碌的一员,以前对语文没什么兴趣,只认为它是一科注重抄默的一门学科。但自从上了中学后,它完全颠覆了我的认知观。

现在的语文,多了一种文体:文言文。对我而言,并不陌生。忆昔小学,我爱上读书,某天都到一篇故事,简短精炼,但注释一堆,读起来抑扬顿挫,很有“味道”。勾起了我对文言的兴趣,便广泛阅读文言文,记忆些注释。那时我幼稚的心灵中,文言是多么神圣而奇妙啊!言简意明,偶尔在同学面前朗读一番~~多么神气!渐渐的,我有接触到了诗。当时对其无兴趣,只是死记硬背。但现在,品诗中之意,会点睛之词,真是享受。

慢慢的,我爱上了诗。记得那时学识尚浅,又没什么人生阅历,写不出李白那般豪情万丈的不羁之风,也做不到杜甫那样包含现实意义的腥辣粉刺。于是我决定从改诗起步。我生平第一句诗,是在四年级写的。那是正值期末,我期末考试名列前茅,满怀对暑假的期待,我心生诗意挥笔写下:“暑风挥得学子醉,抱得佳绩黄昏归。稚嫩的笔触,写下“中举”的喜悦,如今想来,真是回味无穷。

我的文言与古书相比,还差很多。但无需全部文言文,我更喜好“白话加文言”。但总把握不住其中的平衡。听说国学大师季羡林老先生的文章很合我这种人的胃口~~~~~去试试,史传就先放一放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