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位-李卓尔

不知道梅老师或者其他同学是否注意到,周三(10.9)美文推荐的时候我忽地不管不顾画起画来

那天我又把作文本忘在家里,随手拿一张纸记了起来。我庆幸这一点。

最后一篇,我飞快记下名字之后抬头看向那位朗读者

 

日后我有无数词句可以描述那一眼,惊心动魄想来最是贴切。但回想起来,当时我只有无比的餍足

那一张脸那一个人,忽然就满足了我作为绘者和女孩的所有幻想。

关于他,我曾经写过:他正是十四 五岁抽条的年纪,瘦衬着高,高突显瘦,T-恤和裤管全是空荡荡的。他皮肤很白,我看见底下淡青的血管,这让那白像是透明了;少年特有的眉眼与唇在这样的脸上更显分明。

可是他虽然瘦,面上的线条依然柔和得不可思议。尤其是鼻子,并不是我常画的类型;人中到嘴角一段因为在读着文章而有一道明显与常人不同的弧度;眉毛是从前三分之一处开始曲折、向下的,但不显得忧愁,反而更衬沉静。他垂着眼,垂得特别低,就像随时预备着睡着一样。

 

我看着、想着,一下子贪心起来。这是一位随时能够活跃、简单明亮得像猴子一样的人啊!一切都刚刚好,他沉静下来还是发挥了肤色的优势。

在那个时候,每一根线条,每一种颜色都让我心动,我实在没有办法抗拒这一种诱惑,这一种“一定要把祂画下来”的渴望,这一种“画下来祂就属于我”的心思啊!

于是我坐立不安,没怎么踌躇,就拿出了铅笔。

 

画的时候,不断的低头抬头。

就好像我已画过、梦过无数这样垂目张口的模样,忽然在抬头、睁眼之后,就真的在那里,并且散发着无比的生气,让人感到真实,感到活着

画过无数事物,只是在追求极致的美。每一幅画都是随时可以被不满,被丢弃的。就好像路边的风景,而我只意在向前。

可是,今天有一个太阳从身后奔来,靠近,然后……渐行渐远。我还没有探清太阳的真面目,但我明白这个擦肩的意义——之后祂就要渐行渐远,带着祂那时的沉静和令人着迷的光暗,带着祂在“z”和“x”上漏气的、已经改变的嗓音;而我根本追祂不动。

 

 就让我不管不顾地画吧!

 

 


真是的,现在我的文章私心太多了啊。“那一位”通常用来指大人物,这和“”一样任性了啊。(“祂”是的第三人称代词)

他的眼睛并不是因为垂着之类的原因而没有描写,只是保留一下,你们自己去看嘛~

是谁呢?是谁呢?你猜~

(内心OS:太好猜了吧)

作者: 李 卓尔

创作。看不懂是次元不同,来问我呀。

《那一位-李卓尔》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