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余永河

世间的变迁与无常是不变的 真理,随着因缘的改变而变迁,不会单独存在,我们的生活有很多时候只是无明的心所映现的影子。因 此,我们可以这样说,少年的我是我,因为我从那里孕育,而少年的我也不是我,因为他早已在时空消失;正如贝壳与海的关系,我们从一粒贝壳可以想到一片海,甚至与之有关的记忆,竟然这粒贝壳是在红砖道上拾到,与海相隔那么遥远。

——《路上捡到一粒贝壳》

8146

虽然林清玄的这篇散文我已经读过很久了,但重新发出来回味一下,还会有许多言不可喻的新感悟。散文真是一顿大餐,甚至很久也吃不完,需要一字一句的斟酌推敲,比如“’我为什么来到这世界?’这句话使我在无数的春天中碾转难眠,答案是渺不可知的,只能说是因缘的和合,而因缘深不可测。”,虽然有些含糊其辞,却也令人信服。且给予它一定的哲理而又自然。

20140701104106_KFLvB.thumb.700_0

相对散文,小说就没有那么麻烦了,在我印象中,读小说就如同听故事或看电视,有趣而轻松。如果非要给这两类毒物定位的话,我认为小说培养的是一个人的社会观,而散文则是陶冶一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小说是审判没,散文是寻找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