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赵烨柯

晨,推开房中窗,太阳斜射入房内,形成稀稀拉拉的光斑。窗前老树不再开得茂盛,没有满腔杏香,没有满眼翠绿,唯有失了巢的鸟儿落寞的鸣声提醒着我一切已不如从前,春园美景已移走于我窗前。
我细细端详眼前这棵老杏树,苍老的枝干犹如干涸的河床,树皮外翻想老农民皲裂的手。向上,枝干弯了腰,驼了背。远远望去就像是秃了顶的老人,干瘪瘦小,却还在苟延残喘,卑微吃力的活着。“落寞落寞,凄凉凄凉。”鸟儿低鸣似乎在这样诉说着。远处工厂又开始排放浓浓工业废气,黑色浓烟犹如恶魔,张牙舞爪的向着银杏扑来,我赶忙关上窗,听到鸟鸣渐远。“黑云压城城欲摧”银杏如此被折磨着,我却没有“提携玉龙为君死”的决心与坚定。不忍,闭眼,倾听银杏无声的诉苦,仿佛见到以往的它。
自儿时起,这株银杏就早已落根与此,它伴我长大。见我哇哇落地,见我抬起稚嫩的脸对着杏树赞叹“江南有佳木,高耸入天插。”再稍大些,到了拿着诗书坐于树下吟咏的年纪,听了我百回吟咏银杏长的更欢更壮。金灿灿的杏果让我大饱口腹之欲。雨骤香晕梦,落花遍地散。到了深秋,杏叶片片金黄,铺遍地。我故作诗意,轻皱眉头,学做诗人顾城,独立树前,心迷于胜景,魂散于杏香,直至归鸟轻鸣,飞旋于树顶,才乍然回神。远望,天已呈酒红色,晚风熏的人微醉。再望一眼高高的银杏,心满意足地回屋。
回神间,意识午时。地板上越发清晰的树影提醒着我过往的美好。心愈沉,缓缓推开窗,依旧是佝偻杏树。可这一次我看到了新生的绿在临近窗的幼枝上挣出一点,是纯正的绿!我欣喜的要跳起来,再看去,天边鸟儿嘴中还衔了几根茅草。是啊,春天来了,鸟儿依旧在这安家,树依然会发芽生花。呵!多么美好的惊喜。
我静静的赏着努力绽放的杏,点点新绿仿佛在提醒我:别灰心,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的活吧,别失去初生时活力四射的本心,即使逆境,即使一人,也要做着开花的梦,终有一天,会疼痛绽放。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