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令我心动的潜台词——孙欣蕾

走马观花般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霓虹灯闪烁得犹为灿烂,热闹的人群,欢快的吆喝,心却平静的可怕,眺望远方,却感觉那故乡的桅子花正悠悠地飘来。
“村门口听桅子树开花了,奶奶带你去玩好不好?”“好好好!”我拍打着刚刚抓过泥巴的脏手,蹦了起来。十年前的我,最爱的是故乡的桅子树,一到季节,满院的芬芳,沁人心脾。迫不及待地抓住奶奶的衣角,“快嘛,快嘛。”一路小跑,心里满是期待与激动。好远,就闻到了那淡雅的芳香,深吸一口气,觉得那暧暧的香已经贯穿了全身。挣脱开奶奶紧握的手,撒开两腿,就奔向那桅子树。
记忆中,每次都是我第一个一睹桅子花开的胜果,独自一人享受着视觉的盛宴,心里别提有多自豪了。有桅子花开的夜晚,我总是睡得很香,梦中总是与那桅子树共舞共乐——
九年前,父亲把我接到了城市。奶奶慈善的笑容,坐落在村口的桅子树的记忆开始模糊,端坐在窗明几净的教室,接受着最为先进的知识的熏陶,却总也觉得少了些什么。
年复一年,学业开始加重,那雪白的试卷一张接着一张,一切都开始紧张起来。那淡雅的桅子花只有在梦中才能闻见,直到那个电话—–
正在奋笔疾书,埋头学海中的我被一声电话惊到了,带着满腔的不耐烦,怒气冲冲地跑去接电话。“喂,谁啊!”对方显然是被我恶劣的语气惊到了。“丫头,我是奶奶。”那小心翼翼的声音让我一愣。“丫头,村门口的那棵桅子树开花了—-”猛地,心紧紧地一揪,两行热泪不自觉地滚了下来。
第二天,我抽出了一个下午,独自乘车,与那桅子花相逢。一路上,奶奶的那句话“丫头,村门口的那棵桅子树开了”一直回回荡在耳边。奶奶只是给我报个信吗?不,简短的话中藏着奶奶对我的思念,带着浓浓的桅子花香。
下车了,奶奶早已在村口等着我,她站在桅子树下,那花白的银丝中依稀还伴有桅子花的花瓣。我忍个不住了,放下手中的行李,像儿时一样跑向奶奶,紧紧抱住她瘦小的身躯“奶奶,桅子花开了,我回来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