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令我心动的潜台词——何樱嘉

爷爷以前是一个牌类爱好者。

每寻着个空挡,他就从家里搬出一张半人高的古老小桌,挡在阳光温暖而不刺眼的大门口,掏出一副扑克牌来。有些时候是自己一个人研究,大多数时候拉着我和姐姐一起琢磨。每逢这时,他总归要从那个红木抽屉里找到他的一副老花镜,一丝不苟地架在鼻梁上。

他一手握着牌,另一只手里点着烟。从我的方向看去,皮肤不知是不是因为背着阳光的缘故显得有些黝黑,或许还有一点苍老。他在阳光里眯着眼儿吞云吐雾。我看不见他眼珠子,但我能感觉到他的视线一定是直勾勾地盯着牌看的——盯着他手里的牌,盯着我们已经出了的牌。

我的牌技很不好,老是要讨他的骂。我到现在都记得他的样子——眼镜架在鼻梁中间要上不下的,眉头紧蹙着,眼角的皱纹有些肆意地张牙舞爪。他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嘴里念着:“教过你多少次了?不要老是盯着自己手里的有的牌看,你要学着看看大家出了什么牌。自己手里一共几张疙瘩牌有啥好看的?哎哟别一说你就低着个头,不会是掉眼泪了吧?”

听到这时我的心里忽然一动,脑中似拨云见雾一般清明起来。是啊,我为什么就只会盯着自己手里的牌呢?我为什么不去看看外面呢?外面的局势,可比我自己手里的牌重要哩。不好意思的抬起头,讨好的冲他笑笑,再掐着时间溜须拍马一阵儿这顿骂也就过去了。看着他握着牌的左手因为上了年纪有些止不住的颤抖,我稳了稳心,按照他的指示一点一点长进着。

那时年纪小,并不懂为什么我会有那样的反应。现在有些明白了,估摸着我是怕他烦了,怕他不肯再教我——教我打牌,教我做人做事儿。以前也同样不懂他为什么可以把每一局牌打得如此精准,甚至有时都能知道我的手里还有哪些牌。如今想来也应该懂了——因为他从不像我这样,小家子气得只盯着自己手里有的牌看。他懂得“看牌”,继而把握全局。

是的,小家子气的人只能看着自己,即使自己的所有都已经烂熟于心,也不敢去看看外面其他的东西。而爷爷他,无论自己手里本身拥有的是好是坏,都愿意并且善于观测整个局势,迎合着最需要的地方出手。每一步走的,也许并不是最好,但是最适合自己的。这样的,才是最漂亮的。

即使爷爷现在对牌类的热爱并不如初时那样,但是他的那一句“不要老是盯着自己手里的有的牌看,你要学着看看大家出了什么牌”,依旧如初时那样印在我的心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