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之风——徐睿

遥记初一刚开学的时候,陈老师问过我们一个问题:“你最喜欢的朝代是什么?”当时我在心里回答道是晋朝。

喜欢晋朝,我喜欢它的风度。那时的名士们可以随时聚在一起谈论风花雪月,看似不在乎一切只论杂事,实则每个人心中都有着对皇权贵族的不满。可他们却依旧能以风度为先,或有的真性情的流露,却依旧能最大程度安保自身。纵然一死,也昂首不屈。

一、谢安

          我最喜谢安。曾读过林大的魏晋三部曲。当然了主线不改以往的男女主角爱恨纠葛,老套。可我却真正从作者的笔下爱上了谢安这个人物。

书中的谢安不同于历史上多么多么伟大“老头”,而是一个正值风华的“小伙”。他神机妙算,不畏权贵,何事都以不乱之风度为先。

在书中,他的一句:“晋朝,只能出诸葛亮。”让我为之倾倒。

或许只是一句很简单的话,可我就是觉得那话真好,真真。

只是几字便道尽了当时晋之风气。以风度、外貌秀美就能成为“偶像”的年月里,我看到了奢靡,看到了腐败。试问那样的年岁,能说出这样的话,又如何称不上武勇呢?

赵国的石虎,燕国的慕容恪,无一不是当时极为真正武勇的人,我却是不明白了。手无缚鸡之力的晋人又为何能苟延残喘那么久?我想,这也该与当时的名士风度有关吧。但风度又如何能救国呢?晋的覆灭或许是最好的解答。

二、卫映以

          说卫映以,该是不会熟悉的。他在书中叫这个名字,在历史上他叫卫玠,好像是位有名的美男子。看杀卫玠便也出自他的一个典故。

卫玠在当时被当做今天的“偶像”来崇拜。可历史上的他虽善玄说,但居然是个听到马叫声就会吓得发抖的二郎,不免惊异。

到此,好像有应了谢安之说了。

试问,崇尚女子阴柔美,又极讲所谓风度的晋人,又如何不会领着自己的国家走向灭亡?

三、冉闵

          冉闵,或许该叫他石闵。

我对这个人是持有负面看法的。本身是晋人,却认了以屠人、吃人为乐的赵王石虎为父,改姓为石。这在当时重风度,轻武莽的晋人来说,该是“败类”吧。虽心中不满于其认贼作父的做法,却不得不承认他终归救了晋人,是个英雄。

他是个粗人,不讲玄说,不论风度,只会武勇。在晋人眼中的败类,却撑起了一个新的朝代。不得不说,这本身就是对晋人莫大的讽刺了。

 

论风度,有美貌的晋人,不是归隐,便是惨死。而身为粗人、俗人,不论风花雪月的武者却成了一番事业。有点想笑,又有点酸涩。毕竟是我最向往的时代呀。或许我所真正喜爱的、向往的,便是那有骨气却没出息的晋之风度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