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篇不成器的作文

1月落乌啼霜满天

夜已深,静谧之极。偶有乌鸦聒噪声,卷起阵阵寒意。

邻家渔火摇曳。忽闻哭声,凄惨若鹧鸪血啼声。其声愈演愈惨,愈演愈多,令人不禁毛骨悚然。

有好事者上前一探究竟。盖一渔夫号哭也。此渔夫祖祖辈辈以捕鱼为生,尤善捕鱼。好事者遂大疑:“何以哭也。”对曰:“吾家代代在此捕鱼,未曾想水质浑浊,鱼尽死矣。今如何养家糊口?奈何,吾之祖业毁于一旦矣······噫!苍天不公!吾一生向善,怎地落得如此下场?“

当是时,水波幽幽,翻起万千浊浪,其声竟如哭泣也,比之渔夫一家更为凄惨,若厉鬼索命般。

盖人类之污染苦果以至。惟亡羊补牢,方为时未晚矣。

2

满架蔷薇一院香

冬天不知不觉地到了。此刻,天空是一片灰蒙蒙的苍茫,鸟儿去了沉寂的远方,火烧云沉到山的另一边。风一阵冷过一阵,蒿草在风中萧瑟,一根根无形的冰针狠狠地扎进人们的身体。

在这个时候,北方的一个小镇上,市长却令所有清洁工都去清理街上贴满各处,五花八门的传单。

一胖一瘦两位清洁工提着水桶,拿着工具走在大街上。她们的身体有些畏畏缩缩,脸和手冻得泛红,腿还在不停哆嗦着。

她们两个人配合着,撕传单效率很高。忽然,她们停住了手上的工作,不约而同的望着面前的“传单”。胖的支支吾吾地说:“还是撕了吧,我俩好不容易找到这个工作。要是······。”瘦的却不由分说地拽开了胖的那个,叹了一口气:“这年头,大家都不容易啊。能帮的就尽量帮了······。”

那“传单”突兀地立在那本应没有传单的地方,有路人好奇地走近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寻人启事。林铭,十七岁。身高175,体重65公斤。国字脸,眼睛大·······于×月×日走失·······。”路人随手拍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把它发到了网上。

刹那间,蔷薇仿佛在怒放,带着紫色的香气席卷这里,并将一直弥散·······把久违的暖意撒在人们心中·······

附:

有我在你身旁,

一起面对风霜。

牵手访梅寻香,

一起面对时光。

3

 

她穿着朴素的衣裳,但却无法掩盖她窈窕的身材。她并没有施任何粉黛,但笑起来却明艳动人,日月之辉仿佛都在她面前黯然失色。仔细看去,又有几分美中不足的地方:她的脸带着几分菜色,让人心生怜惜。她有着一头乌黑的秀发,整整齐齐地扎成一个马尾辫。第一眼望去,你或许会觉得她老土。“老土”,可不是。“老土”,有一点儿吧。但第二眼,第三眼······她身上仿佛有一股魅力在吸引着你不断望向她。你自己不知道:原来一种端庄朴实的感觉在你心中潜滋暗长了。

往下望去,原先的形象却在心中不断崩塌。在你眼前的并不是一双如羊脂玉那般白皙的手。怎么说呢?沟壑纵横?满目疮痍?尽是红肿?又或是兼有之?在这时,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感觉在你心中油然而生了。

后记:酷冬,一个窈窕的身影在湖面冰层上剖开一个洞洗着衣服,哪怕她的手已经颤抖不已······

谨以此献给永远美丽的劳动者

4

我在咸亨酒店当服务员。因为平时老实巴交,再加上长的也还可以,所以十分受老板器重。

一次我在老板醉酒时偶然听到了他收藏有一瓶天价葡萄酒,而这时正逢家人生大病,急需用钱。在一番心理斗争之后,我慢慢从老板嘴里套出了藏酒的位置。

  • ·········

我在一个隐秘的地窖里仔细端详着那瓶美酒,打开盖子闻了一下,瞬间就被那股馥郁的芳香征服,几乎难以自制地要一饮而尽。我按照计划,拿出瓶子把美酒灌到里面。又觉得原来的空瓶子太容易暴露,就舀醋,羼水灌进了空瓶子,摇匀以后外表几乎看不出什么差别。

我乔装打扮,去街上叫卖这瓶美酒,等待一个阔绰的主顾来买下它。渐渐地,有很多人聚在我周围。有人好奇地蘸了一点尝尝,结果却是马上吐了出来,不屑地说这只是醋。我只当遇到骗子,不理睬。可越来越多的人试尝以后,都附和说这不过是醋。我着了慌,也尝了一点,可只有一股芳香的味道在口中盘旋,哪有什么醋味。我随即涨红了脸,同他们争辩。

最后我颓唐地走在大街上,没有一个人愿意买“醋”。突然手机“铃铃铃”的响了起来,我一看,脸色顿时变得煞白,竟然是老板的电话。我颤抖着拿起手机,哪料电话那头的老板却用一种和蔼的语气叫我和他去宁老爷家。宁老爷的画在远近都是有名的,他家十分富有。

到了宁老爷家,老板笑嘻嘻地和宁老爷打了招呼,而后眨了眨眼睛。宁老爷便领他走进了一处画室。画室笔墨纸砚样样齐全,修缮得十分奢华,但我却觉得,少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宁老爷拿出了一副荷花图,画上,荷花绽出最美的光辉,看起来妖艳之极。老板笑了笑,连忙应到“好画”。这时宁老爷仙风道骨的身上却出现了一点不和谐的样子,那是一双充满贪欲的眼睛。那双眼睛望着老板,老板就从口袋里拿出一些十分奢华的珠宝和一张银行卡,哈哈道:“ 听说宁老爷丢了东西,我派人给你找了回来。”宁老爷把那些物事紧紧攥在口袋里。老板把画塞给我,说道:“老宁,我有一瓶好酒,今晚咱们不醉不归。”宁老爷答应了。随即那瓶被我调包的葡萄酒被老板拿了出来。我惊得面无人色。而老板和宁老爷却喝的十分欢畅,还大呼好酒。我走近一点,却闻到一股刺鼻的醋味·······

家人的病不知为什么好了,我变得越来越不老实,开始到处偷一些东西。我把那瓶偷来的酒给了父亲喝,父亲虽是小官,但却不知捞了多少油水,嘴十分刁。本以为父亲会赞不绝口但他却大皱眉头,直接把瓶子往楼下扔,大骂我给他喝醋。我走近一闻,惊道:“怎么会是醋?”

我望向楼下,那紫色的“卑贱”液体溅满了马路,在夕阳的光辉下,呈现紫金色的高贵·······

后记:事情败露,我最后被人打折了腿,扔到了大街上,那液体坠(堕)落的地方·······

 

作者: 1940081347

不必多言。纵使是微末凡尘,也依然向往着阳光。更遑论是我呢。 呵呵,用实力证明自己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