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妈妈的事-杨雪晴

最近降温了,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炊烟的清冷味道,冻得人有些发颤。

妈妈是每天早上6点准时起床为我做早餐的,牙也不刷,脸也不洗,就为了争取时间,让我吃的多一点。不管何年何月,她为我准备的饭都总是丰盛的

。我有时也会晚些起床,拖到6点30时才洗漱完毕。通常,我会立刻催妈妈送我,路上买点吃吧,迟到了而她总是会一股脑儿冲到门后面堵住继而发火,像是知道我什么心思似的,突用严肃的语气命令;“不行!把饭吃了!今天不把饭吃了,别想上学!”

我也习惯了,看着小山似的饭,也不和她争论,迅速地摆出吃饭的样子,扒了几口,便抬头示意她可以下去开车了。她总是叹着气,面无表情地收着东西,嘴里念叨着:“你下去就不能提前五分钟啊? 提前五分钟哎 ……”也不看我。

我注意听他的脚步远去了,才放心开始收拾书包,故意在房间里多磨了一、两分钟才下楼。

与她会和,她依旧板着一张脸,又用一种不庸置否的口气:“穿上,骑车冷。”

我裹上了。

外套对于校服来说有些紧,像把人箍住的感觉,浑身动弹不得,但外套终究是外套,丝毫没有冷的意思。

她也总会在某个早点摊停下,迅速拿钱换了一个鸡蛋饼,看来钱她早攥在手里了。

扔到后面我接着,她又开始念叨那句话:“你就不能早起5分钟啊?早起5分钟会要你命啊?”

车穿行在路上,风呼啸而过,。应是冰冷刺骨,我却顶多冻着脚踝、耳朵,因为她背膀宽厚,我躲在后面,有时会傻愣着盯着她的皮夹克,注意赶紧吞东西,催着她快一点,而他也总在埋怨后迎着越来越冷的寒风。

以前记得,我说她戴头巾、围巾不好看,她便真不戴了。

晚自习下课,由于要去南边送作业,便几乎是走北门的最晚的人一个,保安的门关关又开开,似乎是在为她停留。一来二去,他们竟都熟识了。

我终于出来了。

望着她骑跨在车上的小小身影,又不禁打了个冷战,真冷。

出了门,保安也说我,让妈妈等得太久了。我又想到了早上那饭几乎没动,她每天回去也都看见、都知道的。几乎每天早上,也都要与她大吵一架才开心。

这时,她无声的将外套递给了我,眼中柔和,又拿出了我们都爱吃的零食。

还说:“被爸爸发现了,可不要供出我来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