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一扇窗 张佳芸

你可知道,岁月里有个叫石铁生的人,跌跌撞撞打开了一扇名叫文学的窗。
那时,他居于北京,厌倦终日躺在病床上的生活,一心渴望与好友再次相聚却又无可奈何。他曾经无数次幻想病好后的情形。然而一切都倒在了肾病加重的事实面前。在轮椅上度过余生,何止是对身体的禁锢。事业、友情、人生纷纷受阻,阳光大道变成了狭隘幽暗的林中小径。他渐渐变得喜怒无常,时常独自独自摇着轮椅去往地坛静静思考。
这时,上帝把实体生面前所有的希望之门都说上了锁。
秋雁南飞,瑞雪纷纷,桃红柳绿,骄阳似火。转眼间又是一个新的年头,地坛树下留下了他车轮碾过的痕迹。一条条,一道道都化作了他笔下鲜活的文字,在他的生命中明媚地闪耀着。透过树荫,亮眼的光斑在他肩头跳跃,明晃晃地照亮了他的世界。世界末端,是美好的彼岸。
在“史铁生”式的生命中行走,他或许身心俱疲,明明美好就在眼前,却仿佛隔了一扇窗,触摸不得,他说“互相埋没的心流,只可指望在梦中团圆”;时光荏苒,他在岁月里逐渐褪去往昔的青涩,时间的沉淀让斤他焕然一新,抛去杂念,投身于写作之中,乐此不疲。他看穿生死,说“生是以生日的名义卷土重来,死是向生而死”。
他曾在岁月里独自徘徊,于人间冷暖中渐行渐远,但最终还是打开了那扇名叫“文学”的窗,走向风雨兼程的远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