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三五 ——杨沁怡

早晨醒来,翻开日历一看:20号!一个寒假便这样荏苒而过了。一个轮回,我们又要回学校了。
若要我用一个词概括这个寒假的话,那便是“三无”——无早起,无远行,无诗情画意。宅在家里,处于安乐,抢着红包,做着作业,好不惬意!
假前买了厚厚的一整套《左传》,慢悠悠地看着。文言文虽晦涩难懂,但是坚持读下去,受益匪浅。读全文言文的书,需要穿插着看一些白话文的评赏书籍,否则就难以获得较深的体会。仅一句“郑伯克段于鄢”,便能引起学者们的纷纷议论。木心说:“这话说的好啊,高度简洁,既讥讽了哥哥,又责备了弟弟。”龙镇说:“好啊,话语犀利,全然是‘春秋笔法’的风格!”
我惊讶于左丘明的深意,大学者的悟力。看了一点《左传》,再看文学家、史学家对其的评论,就仿佛是众多好友汇聚一桌,谈论着当下的热点,淋漓酣畅。
我只看了《左传》的冰山一角,无法对其评头论足,但其极高的文学与史学价值,是我们难以否认的。
期待更多的惊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