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闲趣—杨雪晴

嘿,亲爱的朋友,我们终于见面了。

当我得知我们即将见面时,立刻就想到了这一次的话题。

时间该是这周的周五,早上六点零五。我刚刚洗漱毕,在冰冷的冬日早晨里衣裳还未穿好,擦着脸上的水珠躬身缩着钻进了阳台。哇,还是黑夜一样。

我不为寒风努力伸出一点脖子望望头顶,本是打算环顾一下天气就溜回房间的,蓦然间,我仿佛看见了夏日的星河。

现在应该是农历中旬始末了吧(十月底),月亮挂着半个弦,在漆漆黑蓝的南方嵌着,好像永远也不动了,就在上面一边发着白光,一边看着你惊讶的的表情,自喜地得意着。

这个时节,月亮你移得真快,起码该在偏西的方向上吧,现竟然刚好在正南。瞬间定下心来,因这月亮之美仔细端详着天空,忽发现偏东的一片天幕上还闪着星星,这儿一颗,那儿一颗,越看越多,越看越亮了。

原来星星不是初见就发现的。要细细看,定住了看,放眼整个星河,每颗星都是会闪的,一时暗,又一时亮,需要诚心相寻的人才能望见,我视此为有缘。

毕竟是初冬的早晨,东方的末端还是有层淡白,水墨似的晕染,淳厚又清透,似乎可以想象下面的、将要上升而侵袭蓝空的橙了,藏着,躲着。月与星还高悬头顶,一点儿也不急;西方的天幕,像是暴雨如注的傍晚,黑云遮天,丝毫也不透气,盖得薄的地方还透着些深蓝,天的边界与楼顶交织汇迷成黑色,像巨魔的剪影潜伏于无形。

啊,因缘际会的早晨,三种天色济济一堂。

是难得小奇观呀,拉住我匆匆上学的脚步,即使在风中哆嗦着也知觉不到冰蛇在身体中的流窜了。

想坐下来,哪儿也不去,静静享受此刻。

此刻月明星稀,真想霜落乌啼。

后,终被妈妈唤起,星星还在那里,清清静静地眨着眼睛,好像在望我,又像在望她,望它……

 

忙里偷闲,破个时辰,得个灵趣。

《忙闲趣—杨雪晴》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