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乡

一年未回家,企盼与日俱增。

终于在大年初七回家了,村子里还残留着过年的气味,红色的碎纸屑散落路边,家家户户门口挂着崭新的灯笼,现在崭新的对联,时不时一声炸响,原来是顽童在放擦炮。

正午的阳光是和煦的,看到这些我本该高兴,但我高兴不起来,我看到了另一面,鸡在路上随意地踱着,时不时拉一泡屎恶臭难闻。而且并不是每条河都是清楚,直视无碍的。  塑料垃圾袋堆积在河两岸,更重要的是没有电子产品,连网都没有。

可是这就是我的故乡,兴化,一个被时光遗忘的城市。

当我的表弟叫出去玩时,无奈的同意了,没有网,我手机岂不是废物?他们的游戏很多都玩过,但生疏了,城市里邻居老死不来往,游戏,很难凑齐3个人。但是玩着玩着,我突然明白什么。

城市,给予我方便快捷,但同时也荼毒了我,就像机器人总动员那样,太依赖快节奏的生活,反而无法适应慢生活。原来如此。

归乡的途中,夕阳下的故乡更加美丽。我默默的在心里说,明年咱们再相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