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谢依婷

今天已是大年初六了,不知不觉我似乎荒废了许多日子。前几日总觉得还早,乘过年可以歇息会儿。可谁知后几天都要去亲戚家吃饭,看着许多还“白白胖胖”的中考模拟卷,我开始着急起来。

时间从未有过的快。

翻着日历算了算,下学期真正上课的只有八十多天了,可能从开学的第一天起,我们感受的就不是重逢的喜悦,而是无限地靠近中考,靠近分别。

在初三的日子里,和初一初二时是完全不同的。当有一天偶然路过初一的教学楼,真切地感受到白宫的安静。晚饭过后的他们开始放松,嘈杂的讲话声回荡在楼道之间,而那时候走回教室的我们看到的却是同学们安静地在座位上自习,做着一天最后的冲刺。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可以荒废,也荒废不起了。自己的初心,说过的誓言都在背后时时提醒着我,一切都先放下吧为了以后更好地拿起。

再换上一次短袖我们就要毕业了;再在冬天的早晨赖几次床,再在大大的食堂中吃着“湖塘实验大饭店”的菜肴,再在熟悉的小道中手拉手一起走,再在明亮的白宫里上课,抬头看看阳光,再在诺大的操场上奔跑着踩过树叶的间隙,我们就要挥手说再见了。

我们在生命的第十三个年头遇见了彼此,这是一场最美丽的邂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