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鸣还家——胡炀炀

到了这乡下的家,大人很快又开始谈天说海,还时不时的催我去做作业。然而到了此处,心中就无法平静,不想做作业。

漫无目的的四处走走,看到小狗会想去摸摸它,想冲进鸭棚的脚只在门外兜了两圈。嗯,就是重复诸如此类的行为来消磨时间。大人又开始催我去做作业。

吃饱午饭,人自然的开始犯困。不经意的就听到了一团聒噪在河边。信步推开东门,隔着那道铁丝网,遥遥看见一群白鹅,自顾自的嬉闹。

哎,那铁丝网后的田原来是外婆的田。“你也老了,不要种田啦在家里歇歇吧。”外婆的子女一致这样劝说,但外婆固执地偷偷藏好来年的稻种。这场滑稽的战争竟也拉锯了三年之久。后来外婆实在坳不过,只得将耕耘了她的青春,她的人生,她的一辈子悲欢离合的田租出去。

现在那田上,树了三间木板小别墅,矮矮一丛,站在柔和的日光里,倒也别有一番诗情画意。白鹅在田间走走停停任意地嘎嘎叫。

白鹅的喧嚣是可爱的,波澜不惊的小塘和沉默的老屋子需要点热闹又可爱的背景音乐。

冬天的乡下没有风,但有无边的金色阳光,放眼望去,漂亮的像用滤镜精心拍出的照片,又像是细腻的画师描绘出的梦境。晕晕的任思绪乱飞。忽而想到以前过年时的情景,与现在真是大不相同,有很多东西还没有,但有很多东西还在。忽而又想到妈妈小时候在这个地方的模样,短发的女孩一身旧且净的衣服,踩着哥哥送的凉拖,怎样匆匆忙忙提着饭盒淌进绿油油的稻田。忽而又想到外婆那年刚盖上这里的新房,满心的欣喜与自豪在田间挥洒,和着浓烈的太阳呢!

家乡的风景因此又再次活灵活现,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其本身在不断地被改造,但只要还有那一点味道就总能叫与他有感情的人感受特殊的记忆与温暖。

但有些改变,真是令人猝不及防,忽悠着人们的回忆,在人醒悟前夺走乡村的原貌。

天色又柔和了一些,外公开始吆鸭子。鸭子归家,我们接着就为上餐桌,开始晚饭。

大人们发现我在河边又来吆我:“快回来,不要去河边上!”

无奈下,我被吆回来吃晚饭,东门被拴上。

隔着门,鹅鸣热闹的向我告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