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的艳阳里,大雪风飞

春节到了,我倚在窗前。

外面阳光灿烂,与零下9度并不怎么相称,一切的一切都抹上了一层神圣而纯洁的光辉。看,树木舒展出双臂,尽情的享受冬日这短暂的温情,并慵懒的摆着,像摇篮中的婴儿。厚厚的冰层在阳光照射下反射出一束炫目的光,在下意识的用手遮住,也感受到了春天活力的喜悦。而不远处,高大的楼房顶天立地,温和的光笼罩在这个上面,仿佛昭示了人间一派美好祥和的气氛。

我下楼了,冬日的阳光温情却短暂,我得抓紧点,当我打开单元门时迎接我的并不是和煦的阳光,而是呼啸的寒风,我吓得立即缩回去,在单元门内我看到了另一番景象,树早已掉光了叶子,只有棕黄的枯枝与零星的枯叶在风中颤动,好像在乞求什么,是在控诉北风夺走她的孩子,还是哀求上天还她青春活力,湖上的冰除了勉强照到阳光的,其余的都是死气沉沉,花白的冰碴被随意的丢在冰上,惨不忍睹。远处……

远处传来疏疏落落的炮声,虽然看起来。繁荣但是却依然掩藏不了背后的空虚。

这就是春节?我喃喃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