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施涵斌

雪后的天空格外高爽,万里无云,一碧如洗,阳光也因此而灿烂。如此美好的天气在这严冬确使人高兴不起来,反而有些厌恶,就好像身困孤岛,看着大船一艘一艘的驶过,但你却招不了一艘。满怀期待的心开始寒冷。

走在路上,寒风吹过,留下的只有一阵呼呼声和满脸的刺痛,裹得象蚕茧似的行人抖了抖,又继续前行,树枝停止颤动,一切又重归平静,冬日街头的萧索不仅反增。问我为什么要在这么冷的天出行,读读第一段就知道了,在家中感受不到的外界的残酷,晴朗的天气给力我营造了一个温暖的假象。于是我爽快的答应了同学生日聚会的请求,满怀期待的出门,谁知落的如今的下场,兴致也随着头发在风中凌乱。“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心中不断的安慰自己。
风接连不断的吹着,一阵强过一阵,艰辛的走着,一步难过一步,忽然一株渺小的绿映入眼帘,与一路的枯黄形成对比,走近一看是一株小树苗,没人知道它为什么在这么冷的天成长,为什么它没有夭折,只知道它很倔强,不任强风如何摧残,它也誓不屈服。一阵摧残过后,它总会高傲的扬起头颅。不禁想起妈妈种的盆栽,因天气的寒冷与光照的减少而逐渐枯黄,整天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失去了绿的生机与活力,与它相比,眼前的绿树才能真正被称之为植物。
冬日,仿佛一瞬间不在寒冷,舒展了紧绷的身躯,抬起头挺起腰板,万着稳重而坚定的
步伐向前走去,今后的道路,再怎么困难也要顽强的走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