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梅克寒

初一,天气晴朗,金黄的阳光洒向田地,就连那些枯枝败叶也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气息。我和母亲去给独居已久的爷爷拜年。

这样的天气,年迈的爷爷通常会在他那栋同样年迈的老楼前晒太阳。有时候住一个杉木棍,左手扶墙,颤巍巍地一点点地移动着,此时的爷爷,步履蹒跚也成了极不容易的一件事,奈何用全身的气力,也只能挪动一寸,可这每一寸的移动,也要喘气休息。他慢慢到了门边的椅子,在双手抓住木棍,把全身的气力倚上去,缓慢下坠,才倚墙坐好,呢!依然双手拄着木棍,身体前倾,——爷爷的背已直不起来。他便这样,在山腰的这栋房子里孤独的忍受岁月侵蚀,像一部没有声音的老电影,只有花开花落年复一年的寂寞。

我望着爷爷灰色的眼睛:“爷爷我回来了。”“寒寒回来啦,好······”爷爷看了看我,又低头独自思索起来,脚上还穿着一双单薄的布鞋,妈妈见了,回房取出一双新棉鞋为爷爷换上。她独自操劳了一辈子,勤俭已是刻在了骨子里。他穿着新鞋,并无言语,抬头又看了看我,张张嘴说:

“这孩子是谁啊?”

我的心猛地一跳,随即空虚起来,想笑,却满满都是悲哀。转过头去,不忍看爷爷。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人即将老去的恐怖,意识到人们在时光流逝前的渺小,鼻子酸酸的。妈妈向爷爷解释,他才明白的样子:“寒寒哪······”说着他又陷入了沉思,眼角溢出泪珠,像是在享受现在短暂的时光,又像是回到往昔中的“安逸”,零零碎碎的讲着他的青春······

初五,我们一家又要回到常州,无奈不能多陪伴老人,临行前,一向寡言的爷爷像是不舍的挽留:“就走啊,这么急啊······”爸爸看着爷爷,忧心忡忡。

谁知,我们刚刚离去,爷爷便倒床不醒,匆匆走完了一生。我再回来时,人去楼空,这栋灰色老楼变得空荡荡的,我的心也空空的无处安放。阳光依然明媚,但爷爷不会在动用全身筋骨去晒太阳,独留一张照片,在里面和蔼的笑着。不曾想,那个弯腰颓唐的在太阳下打盹的老人,竟是我对爷爷最后的印象。

我想起一句话,“子欲养而亲不待” 身处这个社会,我体会到更深一层的无奈与悲哀,亲情是需要陪伴的,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我愿意听爷爷讲以前的事。

《无题——梅克寒》有一个想法

  1. 人要老去,这是岁月的无情。无法改变之间,我们需要真情相伴。就今天,现在,好好关心你的亲人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