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王梦达

我的老家在六安,一个小城市,但依然让我魂牵梦萦。今年春节终于有机会踏上回家的路途,一路上我都在回忆儿时在小城里的人和事,还有那乡下老屋的小院子。
小时候,因为我的淘气,我在小村庄里可是“鼎鼎有名”,我最喜欢跑进人家田里的大棚里去,大棚一般有两个进出口,人家跑到东边的大棚口,我便跑到西边的大棚口,人家跑到西,我便跑到东,如此周而复始,大人们累的气喘吁吁,我依然乐在其中,等到奶奶来了我才会从大棚里钻出来。但我年纪小,大人们不仅不说什么,还经常会给我一些田里种的小番茄,小黄瓜。
小村子里有趣的事数也数不过来,最有意思的还是和我爷爷一起去种蒜。爷爷抓一把蒜瓣,我拿着小碗装一些蒜瓣,爷爷挖一个大洞,我挖一个小洞,爷爷放一个蒜瓣进去,我丢一个蒜瓣进去,爷爷留下大脚印,我留下小脚印。等到夕阳西下爷爷叼起一根烟,在我耳朵上夹根烟,抱起我,一起慢慢的回家。
回忆总是美好的,现实有时总会有些差距。直到看到建筑工地,我才想起来,原来小村子早就拆了,消逝在时代发展的滚滚洪流之中。将来在那片土地上的不再是大棚,菜地,小院子了,而是一幢幢崭新的大楼。我心里五味杂陈,为小村子的消失感到惋惜,对将来的故乡感到迷茫。城市在发展,这是不可抗拒的,首先这是一件好事,谁会不愿意看到自己的故乡变得繁荣呢?只是有些田园美梦怕也只能在梦里回味了吧。
故乡在变大,容得下高楼大厦,故乡也在变小,小到只容得下乡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