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这天——干妤佳

冬季虽冷,却有许多乐趣,当大地银装素裹时,也别是一番好风光。因此,我十分盼望雪。
的到来,犹记距今最近的一场大雪是在07年除夕时,那时还小,那番景象和许多细节现在已不记得了,却依旧记得我在家门前堆了一个大大的雪人,铁锹扫帚做手臂,胡萝卜做鼻子,还有围巾毛线帽一样不少。双手在松软的雪中,把它们捏成许多不同的形状。大功告成后,我审视着自己的杰作,虽然手脚都已冰冷,双手已紫红,心里却是愉悦温暖的。
多年不曾下雪,再没有机会堆上一个雪人。这次,我满心欢喜地等待那场大雪。20日晚上,我望向窗外,偶然发现昏黄路灯下那轻盈飘舞的三两片雪花,在冬夜里晶莹而可爱,也让我的期待之情更盛。我干脆从床上爬起来,穿好外套,跑到阳台上,打开窗,捧着杯热茶,就那样看雪花悄然地飘落,伸出手去,让薄薄的雪花落在手心,融化,有丝丝凉意。不多时,屋瓦、树木上就堆了一层雪。若是以这样的态势,第二天定是冰雪世界。我怀着这样的美好愿望入睡,幻想着第二天纷飞的大雪。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第二天大清早,我爬起来一看,那场大雪终没能如我所愿地到来,屋顶上虽堆了层雪,地上却几乎没有积雪,堆雪人的愿望自然是泡汤了。我内心自然是惋惜的,但也没有想象之中那么失望。看着细细的雪还在飘落,我突然觉得结果并没有那么重要,享受过其曼妙的过程就已足矣。昨夜到今早,我经历了雪从无到有,从惊喜到盼望、失望,这也许就是雪乃至自然万物的神奇美妙,不可强求,只能随缘,但总能给我们带来独特的体验。留下些遗憾,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断臂的维纳斯双臂残缺,却并不影响她的美,反而更添其独特魅力,成为独一无二的艺术品。人生在世,重在过程,在于如何过好这一生,结果并没有那么重要。遗憾其实也是一种美丽,让人无尽想象美满的结局,把那份未完成的美好留在心里,勾勒描绘,寻找追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