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少年 黄子纳

一句看似无所谓的感动,一场默默看似无意的感动,总是会给人带来一颗温暖的心,下定决心记住这么几个人。

我从未想过在慢长的六年中,同学间鲜少的感动竟还是几个小男生带给我的······真是一群口是心非的孩子。

六年级的我担任的是肩负所有班干部职位的纪律委员,那是练就了一嗓子的河东狮吼,是与现在差距有些大的大嗓门。带着为老师办事的冲劲,毫不怕得罪人的得罪了很多人,其中有一个男生是死对头,皮、嘴抽,脑子聪明不拿来学习而是耍些恶劣的小把戏。

我曾经厌恶他,因为他的多动、刁难,不讨人欢喜,我也不会想过一个几乎将自己数为敌人的人会帮我渡过难关。在小学中,“四好少年”是比较高的荣誉,班内都在争夺市级,区级的则该选的就那么几个不会少。那是学习尚未显真实力,只要努力一些,耍些小聪明便可排在中上。像是约定了一般,市级的角逐徘徊在两个人身上,而看着我的差距离他们很远,不免黯然低头,只希望区级稳住。市级的名额毫无压力的给了两个人,再一次的唱票对我却依然惊险,因为我的票还是不高,处在入选边缘。我有些不敢抬头,其实心里对这个结果还是有预料到的,谁叫我做的是管理中的“狼”呢。

大局看似已定,“老师,之前的市级的也应该唱票。”我显示不明白,但听到自己的名字不断出现,我懂了,目光偷瞄向死对头。那家伙咧开一嘴白牙:“嘿嘿,还不感谢我,多亏了我······”一样顽皮、幼稚的话如此听来却让心中泛起温暖,那张稚嫩的脸在灯光下闪的耀眼,我也回他一笑。

当时并未多想,只不过诧异,现在回味,心中尚暖。或许他这一辈子也不会想到那样一个行为带给我了感动。对那张白嫩的、圆圆的,因脸庞一颗痣而显得可爱的脸有些怀念,他似乎有两个酒窝,笑起来很是开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