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春联——梅克寒

吃饭,看电视,没在城里过年,独有这两件事可做,无论外面是怎样的炮声隆隆,火树银花,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空寂。可换作乡下便有另一番感受。

无论平时如何节俭克制,过年便都放开了,把心中的烦恼愤懑一股脑转化为快乐的期盼。尤其是孩子,屋里屋外只看见他们的笑脸,而像我这样的小大人,又有另外的责任。

吃过中饭是要贴春联的。乡下的春联,并不去买。外公研墨执笔,在一张张用剪刀裁剪的红纸上,先写一张“四季平安”, 在写张“六畜成群”, 一撇一捺毫不含糊,那有力的每一笔下仿佛都包含着对生活的热切期盼与向往。我在旁边细心的看着,大气也不敢出。

外公把笔给我,让我也写一张。我小心翼翼地拿捏着,歪歪扭扭的写下“福寿康宁”四字,外公笑着,把它放在红纸的最上头,我不好意思笑着,但也像收获了一份力量,又把自己祈盼注入到这个家族。

我转身去拿胶布,外公却拦住我,他执意要拿米面做的浆糊去贴春联。浆糊需要熬煮,这细细制作的过程,仿佛又充满了传统古朴的味道。

捧着红纸我恭敬起来,是对未来生活的美好祝愿,也是对过往传统的真挚尊敬。

细细地在门上刷上浆糊,然后公正地贴上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