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生活—方雨昊

人生难免会有些大起大落,这次生病也算是一场大病了,对于我有印象的生病经历来说。当然,儿时的我也生过重病,但已记不清了且不去谈它。
本来在过年期间应该是很开心的一件事,但初六这天肚子在对于我这些天的大吃大喝表示不满。“咕噜”肚子里又是传来一声怪叫,我心想:“不对啊,今天肚子怎么一直有这种声音?”不过因为只有声音而没有疼痛的感觉,所以也没怎么在意。又过了一刻钟“咕噜,咕噜噜……”又是一连串的响声,我再也忍不住放下手中的笔就跑到厕所“一泻千里”。出来之后肚子依然不舒服,但与之前相比稍有好转。不过,当时我已经浑身无力,心中只有躺在床上睡觉这一个念头,尽力将似灌了铅的身体移到床前,一头栽到了床上沉沉睡去。身体躺在床上无需用力,完全放松,犹如清风拂面说不出的舒畅。
可今夜似乎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两小时过后,已经是夜深人静之时,只有窗外远处还有隐隐约约的列车声传来。我突然感觉胃里翻江倒海,一股暖流沿着食道直往上窜,我使出全是力气将妈妈喊来,终于在最后一刻盆子到了,暖流一涌而出五脏六腑都被顶得疼痛无比。完事之后直接瘫倒在床上,是真的一丝丝力气也使不出来了,身旁的妈妈不忍地看着我问了几句,但我连回答的力气都没了,心事重重地走开了,虽然我没力气,但我能清楚地看到妈妈脸上心疼无助的表情,也能感受到她内心的焦虑。
一个小时过后,已经凌晨将至,窗外很静,静的让人心里发寒。我依然没有睡着,而且很清醒,因为全身上下无一处不酸痛,好像注定要将肚子掏空我才能睡着一样,又是一次翻江倒海的过程,而这次连喊妈妈的时间都没,直接吐到了地上。妈妈闻声赶来,妈妈的表情更加凝重了,无助焦虑又更深一层,但我已经浑身散架一样,无暇理会了,只是依稀听见抹布擦地板的声音,妈妈抚摸着我额头叹息的声音……
这个时候,虽然心疼,但觉得很温暖,觉得样样都好。因为我在这,因为我没有错过,因为感受到了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