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相逢一份暖》——丁悠然

冬,盈了一季寒凉,在岁月的枝头落下了霜。一首歌,听了许多年,依然喜欢;一个人,相伴了很久,还在心间;一段情,恋了那么久,仍然向往。

喜欢闲暇时,煮一壶茶,品一盏清欢,留一份淡然萦于心间。一直以为,相爱一场,便是永恒;一直以为,岁月寂寥,会永远相伴;一直以为,地老天荒,永不言别;一直以为,一场花开,遇到你便是幸福的花序;一直以为,一世轮回,拥有你便是圆满的结局;一直以为,红烛点尽,许下的天长地久,便会成真;一直以为,会与子携手,白头到老。

一树一菩提,一茶一禅音。喜欢,在一个人的世界里,与茶相伴,与文相依。听一缕风,轻敲出天青色,静寂,平和;温一盏香,融入心的乐曲,演绎,沉迷;驾驭一叶情感的轻舟,在时光的水纹里徜徉,跃然成风景。墨,在心里,柔情地顾盼;字,在文里,深情地呢喃;诗,在情里,无字也缠绵;画,在梦里,淡色亦斑斓。

夜已深沉,睡意却和我捉起了迷藏。沏一壶茶,茶叶在壶中慢舒慢展,渐沉渐浮,滋滋的水声翻滚润妍,几分甘甜,几丝清苦跃然心上,忍不住双润瞳眸,仿佛见你在茶烟中渐渐远去;放一段喜爱的音乐,在轻柔的古琴声中将自己静静地放逐,一任思绪在夜色里穿越,什么都可以想,也可以什么都不想,就这么静静地,让疲惫的自己完全的放松,如同做了一次心灵的瑜伽。想你,静听一首歌的时间,念你,却是一个天涯的距离。清清软软的思念哟,渗透了心骨,占满了心房,我却只能用文字来自我清欢。走着走着,花就开了;等着等着,你就来了;爱着爱着,希望就实现了。

有些记忆,已经不是记忆,亦然深入了骨髓,成了习惯。总会在微风漾起的日子里想起你,喜欢在听曲子的时候想着你,那种云水禅心的萦绕,让心空灵,就在山清水秀里放任自流,有鸟叫,有水声,喜欢着,亦享受着片刻的安稳。在这雨落的花影中,你我隔帘相望;在这绿茶的清香中,你我相依相伴;在这孤寂的梦轩中,你我执笔诉情;在这寂寥的空间中,你我静听心声。

手捧一卷书,读雪小禅的禅是一枝花,我释然了人生;读白落梅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我释然了悲欢;读张爱玲的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我读懂了悲喜;读林清玄的心的菩提,我半参半悟了禅的清静淡泊。安静的坐在窗前,静观一滴雨,落在窗台,刹那间,幻化成一朵素色的莲,纯纯的,清清的,浅浅的,雅雅的,禅意浓浓,端坐细品,入脾,入心,也入了魂;安静的坐在窗前,听风,听雨,听花落的声音,这寂寞,是一杯茶里的自在清宁,可以坐着发呆,可以想想心事,也可以捻一张素纸写上山长水远的思念。

如果,若有那么一个人可许我一段菩提的光阴,免我惊,免我苦,免我颠沛流离,免我无枝可依,又该是一场怎样的素年锦时?穷此一生,若能如玉般温润,如绿茶般清澈,则吾愿足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