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烟花的绽放(2)》——丁悠然

这个季节的夜,凉如水,我走在陌上,影子是烟青色的,飘忽在烟青的夜色里,而我便在这季节的烟青色里,努力寻觅着你的样子,——烟花开放的季节,离你最近的,是我的心!你可知?
我就知道,烟花终是会开放在这个季节的,就像你旧年的样子,棉麻青花衣的背影,如彩绘在元瓷白底上摇曳的青花,也如雕刻在和氏璧上的轻柔银刀,更如描写在洛阳纸上的三都赋的深情文字,想起了,曾经的那些季节里的烟花,还有烟花里的你的样子,开放过,绚烂至极。
这个季节,我站在时光的门槛,藏一份寂寞的欢喜于心,一抬头,便遇见了你初时的明媚,像一束烟花燃放在这个初春的节日;而我便不再是那个流离异乡的客子,应是你某日久等的归人!
我想,季节是懂我的,静静的喜欢就好,不必感动,也用不着感激,真挚的情怀,就是普通生活里不灭的烟花,就是夜深人静时仍然怦然绽放的温暖。
有谁知道,烟花的季节,是经过多少流转与曾经,又是经过了多少沉淀与感恩,才能再次与我们相遇,就像你与我的遇见,要在相约的时间,相约的地点,相约的深情,才能遇到相约的那个人,而这样的相约,又得等待多少季节呢?很多时候,有些虔心修得的相约,也仅是一场荼蘼的花事,在烟青色的夜深处,一低头,瞬间,便不再见得。
是呵,当季节燃落了烟花,当岁月凋零了花瓣,谁是谁曾经的谁,谁的脸还是谁曾经临水相顾的容颜。当岁月蹉跎了烟花易冷的季节,谁还可心不微澜,不想念春天里那一朵桃花的美好?谁还能寂然独坐,不怀念曾经相约的那一句誓言?
有些时候,季节里,有太多的来不及,相约未必相会,一生仅此一遇罢。
想起了唐诗中那最动人的一句“唯见江心秋月白”,一个“唯”字,又让人徒添了多少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愁绪?
不记得是在哪本书上,曾经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因为年轻,所以有太多无疾而终的感情理不清头绪,有太多措手不及的责任没有勇气承担,而那些细微的情绪又丝毫经不起等待,它转瞬即逝。谁会知道一个转身就是永别,……一切如过眼云烟,来时如烟花般令人惊喜,去时却不在夜空留下任何痕迹!
抬头看着烟云渐散去,心头多有些惆怅,是呵,那一朵瞬间开放过的花,或许是卑微的,在某一个季节的角落里,悄悄的开落,是寂寞?是欢喜?抑或是无动于衷的情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