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 陆飞熊

在生活这条长路上,荒草丛生,野草萋萋。总有一条蚕丝线,把你和过去紧紧地拴在一起,你动,线也动。你每向前迈进一步,线就绷紧一次。它既放你远行,又舍不得你远离。
即使在这样的一条长路上,也依然有着“闲”人。“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陶渊明隐居山下的“闲”;“月色入户,欣然起行”是苏轼夜游承天寺的“闲”。在这些“闲”中有愉悦,有闲适,有悠然,有豁达,有淡泊……
但是我的“闲”是什么?其中又有什么?是山林湖泊,花鸟鱼虫;还是琴棋书画,吟咏歌舞;亦或是日月星辰,静思遐想。
在科技发达的时代生活的我,习惯了万能的网络世界,与现实很近,又好像很远。我不大习惯回去住那没有网络,没有娱乐设备,只有爷爷奶奶和一些不太熟悉的小朋友们的小山村。
年前,家中充满着欢快的年味,我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窗外飘落的雪花,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只有静静飞舞的雪花;没有色彩斑斓的霓虹灯,只有皎洁明亮的月光覆盖着广阔无垠的白色的海;没有作业、工作、学习的烦心,只有脑海中新年里欢快的人们的身影;抬头,无数的星星在空中交相辉映,低头,无尽的乡野风光在面前展示着自然之趣……
也许,只有安静地在老家静谧的夜晚晒月亮,领悟那份雪花、大地、星空……才能回归自然,找到心的平静;也许,这就是我的“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