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雪 袁枥

连续下了几天的雪终于停了,打开后门,门外的雪化得差不多,只有木材堆上有着一层比较厚的雪,正在阳光下闪着光。我抓了一把雪丨软绵绵的雪很快在我的手心化成了水,望着雪水 ,我突然很想煮雪。
拿了一些雪放在炉子上煮,雪渐渐地融化变成了水,水渐渐沸腾冒着蒸气。
将煮好的雪倒入瓷杯中,抿了一口,煮过雪带着雪本有的味道,因为是从木头上取下来的,所以雪水中还含着木头的香味,一丝丝苦味。
我想用这水泡出茶或许有些不同,便拿出了秋天收集晾晒的桂花。
花瓣在水中展开,空气中迷漫首淡淡的桂花香,喝一口,木头的苦中便有了桂花丝丝的甜。
我想煮过的雪是否是最初的水,水中包含着自然的味道,花香,或是草香,又或是树叶的味道……
林清玄的《煮雪》这篇文章中,煮雪是煮人生,煮的人情,而我煮的是什么?应该是自然的味道,最初的味道,我很怀念从前的野花香,小草的绿,树林的广。我很期待我能从雪中煮出更多来自于大自然的味道。
窗外,阳光洒在地上,雪融得差不多了。
煮着雪,便迎来了春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