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在撒哈拉的风景

三毛说,流浪本身是一场旅途,它并不孤独。 是啊,拥有自由不羁的灵魂的三毛,充满着对生命的热爱和渴望。于她而言,心在哪里,风景就在哪里。即使是在遥远荒漠的撒哈拉;即使是难尽人情的异域撒哈拉威人;即使是风沙漫天家徒四壁……三毛将心栖息在了戈壁撒哈拉。 这就像余秋雨先生说的了,有山峦相隔的遥远,是一种绝望;而又河流想通的遥远,则是一种忧伤。当大山河流域父母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你才算理解了源头的全部含义。  三毛与荷西的爱情历来为人称颂。在遥远的撒哈拉沙漠,三毛度过了人生最为精彩灿烂的6年。这6年,三毛陆续写出多篇脍炙人口的文章,三毛这颗流浪的心,于荷西这儿,找到了最终归宿。三毛与荷西的遇见,便是这撒哈拉沙漠里盛开的最美风景。 但是三毛从不停下,一个地方再好,再吸引她。她还是会毅然离开。也许对她来说,这一个个地点只是生命的各站停靠。而归航的目的地,只属于她的家。 人生中,能有多少次遇见,又有多少视而不见?看不见的,是因为心不在这里。于你眼中,亦无风景可言。即使是卞之琳的桥上风景,也无法装饰你的梦,所有的一切,索然而无味。 捡别人不要的垃圾,淘破烂,在垃圾堆里寻找,三毛每每淘得一件称心如意的物件都如获至宝。她小心翼翼地擦拭,打磨上光,让每一物件保持原有的身份,即使是有裂缝的瓦罐,亦或质地粗糙的陶坯,也是一种独特的残缺之美。 生活在撒哈拉沙漠的奇葩,亦是充满传奇色彩的女子。三毛是会讲故事的人,或者说她本身,就是一个讲不完的故事。 在日光下,也在三毛的世界里,静静的诉说着各自的故事。她相信,每一种建筑,每一家店,每一个人,都是城市的一个缩影。我们可以透过它们,摸到每个城市的纹理。 三毛说,遇见你,我的世界里花就开了。 于我,你是盛开的最美风景——流浪在撒哈拉的风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