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阳光

午后,在书房中麻木地写着作业,虽然在不停地搓手哈气,但四肢却依然寒冷地僵硬着。大脑在浑浑噩噩地运转着,手仿佛是一个不合节奏的起拍器,时上时下,却踩不着节拍。 看着笔下涂出的密密麻麻的符号,我揉着发酸的脖颈缓缓地抬起了头,周边的吊兰垂头丧气地低着头,仿佛如季羡林笔下的吊死鬼一般,让人不寒而栗。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起身走到窗前,伸了个懒腰,心灰意懒地拉开了窗帘,却意外地改变了这一天的旅程。 温暖的阳光从窗户中猛地泄了进来,泄到了我的脸颊上,鼻塞多时的脸部血液重又开始了流动;泻到了我的四肢上,苍白僵硬的手变得重新活络熟悉起来;泻到了我的心头,心中的坚冰渐渐得到了融化……点点光斑透过纱窗斑斑驳驳地洒到了房中的地板上,驱散着这令人窒息的气氛。我回头望着那盆吊兰,它似乎一下子昂起了头,腰杆陡然间挺直,与我一样近乎贪婪地享受着这片恬静美好的阳光。我又回过头陶醉似的闭了眼,任自己在云端跳跃飞翔着……一切的一切,都因这一米阳光而悄然改变着。 在我们人生的道路上,也许会因眼前的黑暗而暂时失去自己的本真,但只要心存这一米阳光,保持内心的纯真,人生的道路就会走得更加平坦顺利。 心存一米阳光,在寒风中温暖世界,足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