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一扇窗

墙上的钟摆“嗒嗒”地摆动着,想着分分秒秒从之间流过,我的心更加烦躁了起来:眼睛已感染了一个多月了,却依然见不得光。 我孤零零地躺在床上,纵使身体完好,却只能闭着双眼,在没有光与影的世界中生活。病房中的窗帘被紧紧地拉上,无尽的黑暗把我牢牢地裹住,令人窒息。此时,我仿佛不只失去了视觉,就连生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也似乎消磨殆尽。 突然,门“吱”的一声被打开,“今天下雪了。”母亲一进门便用她那熟悉的声音对我说道。我翕动了一下嘴唇,但没有回答她。脑海中却情不自禁地浮现出白雪皑皑的场面,但一想到自己的眼疾,又自嘲似的苦笑了下,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母亲顿了一会儿,又继续欣喜地说道:“医生说,虽然你的病还没痊愈,但可以出去走走见见光。我现在先帮你拉开窗帘吧。”说完,一缕光亮就照到了我的身上。一霎那,我仿佛被针刺了下,浑身一个激灵,近乎咆哮道:“拉上它!”母亲似乎被吓住了,顿了一会儿,才听见惊慌失措地拉窗帘声和她那隐隐约约的近乎无声的叹息声。而我,像一只大虾般蜷曲着身子,把脸深深地埋在被子上。多日不见光,让我对那原本熟悉的阳光十分陌生,甚至有了几分恐惧。这渐渐地成为了我的一道心坎,是我犹豫徘徊…… 又过了几天,医生来嘱咐说,我的眼睛已无大碍,可以睁眼了。我小心翼翼地睁开了眼,让母亲去拉开窗帘,光亮一丝一丝地透了进来,洒到了我的脸上,依然有几分异样。我缓缓地爬下床摸索地走到窗前。透过茶色的玻璃,我没有被屋外雪霁天晴的美景所吸引,只是怔怔地看着身后的母亲那憔悴的面容和强打起的笑容,想到患病时母亲照顾我的日子,我的眼眶渐渐湿润了。我缓缓地推开了眼前的窗,沐浴在那终于令我熟悉的阳光,忍不住地转身抱住了母亲,失声痛哭起来…… 这次,我推开了那扇窗,也打开了心中的那一扇窗,向最爱我的人吐露了自己的心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