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声里——何樱嘉

清露中旭日朝起,那一窝燕愉快地叫个不停。
我头疼地翻了个身闭眸假寐,却再不得入睡。愤懑之余无奈起身,抓了把头发,开始了我一天的学习生活。
写作业正酣畅淋漓之际,母亲走了进来,接着我看到桌上多了一碗冒着热气的白粥。她搡了下我的肩:“闺女,吃了早饭再写吧。”
我的声音细如蚊蝇:“嗯。”这道题还差几步就能解出来了。
她似乎不满我的态度,一张嘴又开始跟个机关枪似得直往外射子弹:“哎,你什么态度啊!还有,我昨天刚给你收拾过的房间怎么今天就这样了啊!……”
我的起床气一下就爆发了,扔掉手里的笔就冲她吼:“还有没有完!你烦不烦啊!我等会就吃行不行啊!”
我看她愣了一下,突然沮丧的耸了耸肩,强装镇定地依旧用尖细的声线吵着:“怎么在?嫌我烦了在?一点良心都没有!我一大清早起来给你做早饭还要受这气……”她说到后来,连语气都软了,若有若无的委屈愈加触目惊心。
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我听懂了她想说什么。懊恼地抓了抓头发,却嘴硬地不跟她道歉,只是低下头小口小口地喝着那碗还发烫的白粥。
她也不说话,捡起刚刚我扔掉的笔,放在桌子上,就静静的离开了。
如我所愿,现在又是安静的,适合写作业的氛围了。窗外的燕子依旧愉快地叫着,我心烦地突然觉得安静的房间空荡荡的可怕。
十几分钟后,她又来了,收走了桌上的碗筷,她似乎要说什么,但后来又哽住了,最终安安静静地离开了。
我听见门轻轻地掩上,心里很后悔。停下手中的笔,烦躁地抓着头发。听着窗外的燕啼,突然听出了燕啼声中的绻绻之意。一窝燕,吵吵闹闹中的温馨幸福。
清露中旭日朝起,日暮里斜阳归去。时间的轮轴片刻不停。她在点点滴滴的岁月里用“闲言碎语”诠释了她对我的爱。就像那燕子鸣啼,声声眷恋。我在这十几年里,“片刻不停”的“嫌弃”她,也许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仍然会嫌弃她的唠叨,但我知道,我离不开她,就像离开了窗前的这窝燕,我将再不能在清晨早起后欣赏我的大好时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