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一扇窗 蒋卓

那扇离别时的窗,仍在吱吱作响,不舍关闭,不愿被锁。害怕,关上便再也无法打开。 老屋要拆了,全家人决定去见它最后一面。 这是一栋有些岁数的小别墅,是外公在镇上大队工作时分配到的。虽说没有粉墙黛瓦之美,但也像眉清目秀的大家闺秀一样端庄。可以说,我整个童年就是这栋老屋给的。而现在它却即将被拆除,一股强烈的悲伤和凄凉涌上心头。 轻轻推开尘封的大门,一股灰尘轻飘飘地飞了起来,但我并没有感到厌恶。老屋特有的味道夹杂着霉味铺面而来。小心翼翼地用脚掸了掸地上的尘土,轻飘飞舞般地旋转起来。当大人门一遍激烈地讨论这屋子怎么怎么值钱,一边往屋内走时。我在正对大厅的一扇窗户前停了下来。啊,多么亲切啊。如果说老屋是我童年的全部,那么这扇窗户就是全部中的精华。 还清楚地记得,小时候外婆外公经常在外面劳作到很晚才回来,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看家。无聊的我只好架着一张高脚凳,坐在凳子上,趴在窗台上,手中捧着一本书,等待着外公外婆的归来。又时,无意中抬头会发现几只小蜜蜂在窗前你侬我侬地舞蹈着;也会看见几只叽叽喳喳的麻雀在门前觅食,争先恐后地吃着地上剩下的玉米粒;更会看见我家的小花狗吐着舌头,晃着尾巴,歪着头,傻憨憨地冲我笑。世界是这么的美好,我仿佛透过这扇窗户看到了一切。等着等着,期盼着期盼着,外公外婆就从外面回来了,通常他们会带我最喜欢吃的无花果。我趴在窗台上,一点一点地啃着无花果,又时几只大胆的麻雀会停息在窗台上,仿佛在想我乞求食物。我会心一笑,用手撮下一小点无花果放在窗台上, 兴致勃勃地看着它们进食。这扇窗户就是我的世界,我一个人的世界。 春天时,透过窗户看去,一片生机勃勃,门前的柳树又苏醒了,窗台的角落边又长出一簇簇令人欢喜的青苔;夏天时,透过窗户看去,到处热浪翻滚,田野上已是一片碧绿,爬上窗户的爬山虎也有些被晒焉了;秋天时,透过窗户看去,已是一片丰收,外公外婆在田间忙碌的身影依然历历在目,柳树开始枯萎了,嫩黄的叶子落在窗台上;冬天时,透过窗户看去,白茫茫的一片,田野已被厚厚的大雪所覆盖,雪花也悄悄爬上窗户,构成一幅精美的窗帘。 可现在,什么也没有了。 透过窗户望去,只有挖土机不断轰隆的咆哮和阵阵尘土不断扑面而来,田野也被废墟所覆盖,窗台上积下了一层厚厚的灰。我想,我再也等不到下一个春天在窗台前看柳絮飞扬了吧。 无奈的摇了摇头,但还是用手把窗户推开。这扇窗不能关着! 皑皑白雪禁封了花草的遗骸,淡淡的晨光渗过窗幕,倒影斑驳,在这良辰美景,放任时间流逝,打开一扇窗,遥看云淡风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