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二——陈晨

老故事,旧光阴,低温女子,缠绵世间。

内心植物次第生长,四季循环轮回。

修心,打磨的是时间。

喜欢雪小禅笔下的素莲,对器物有着近乎痴颠的热爱。她穿米色麻质长裙,她染了近乎黑色的脚趾甲,她有一只小狗叫不丢,她珍藏了一坛清酒,等到雪小禅到了才舍得打开。她的家里只剩她的气场,她的店被杂乱的器物硬生生的逼出了美感。

也喜欢雪小禅笔下的张书林。其他的美都只是塑料花,好看是好看,可总归不是活物,没有灵性,只美得格式化,一成不变。但是书林,我更愿意和小禅一样唤她书林,却不。她是罂粟,美得邪恶,又美得天真,忽而盛开遍地狼烟。那么具有诱惑力,让人上瘾,欲罢不能。“唯有销魂,不能动弹”,深陷其中,倒也不想从中脱离。我平时很讨厌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觉得矫情。可她怎么就美得那么,用小禅的话,“那么令人欢喜”。其实她也是会害羞的呢。你看,小禅将她拉上台,她这样的女子,竟也有了几分羞涩,倒也是个小女孩呢。不禁多了几分喜欢。不过,这样的额尤物倒也颇具个性。半夜里去坟地里转转的勇气,可真不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嗯,祝那个有勇气半夜里去坟地溜达的那个他,早日被书林找到。祝那只名叫张爱情的猫,可以早点被送出。

这个年纪的女孩,已经开始幻想将来的自己会成为怎样的女子。你说,我是会成为素莲那样繁花不惊的人,还是和书林一样妖媚惊艳呢?我就这样痴痴傻傻的想着,回过神来又觉得自己好笑。人家活得那么精致,有怎是我这样的凡人可以达到的。可又忍不住去幻想。两种人都好喜欢,一赌气,要不我都试试吧。嘿嘿,梦想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素莲也好,书林也好,我都爱。

不管我成为了谁,或是谁都没成为,又或者我成为了我。

不管我是个凡人,抑或是圣人。

我都要有在补丁上绣一朵花的能力。

我都要有在馒头上点一星红的素心。

我都要懂得在自己流泪的时候给自己穿最好看的衣服。

我都要学会把光阴的不堪和挫折做成花,戴在我的发上。

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

我可以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