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王嘉禾

  一夜而已,外面一片白色。
对于一个爱冬天,喜欢白色的人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打开门,寒风扑面,我忍不住望了望天。果然,洗尽了尘埃后的洁净,让人不禁神怡。
在城市中,已经很难看到如此的蓝天,污尘、肉眼可见的颗粒使人少了份心情,能够“清扫”如此大面积的,也只有雨和雪了。雨是常有的春、夏、秋、冬少不了它的影子。只是这雨一下,空气中便带着一股子腥味,尤其当下过之后,有时浓的叫人鼻子发酸。我这素爱清淡的是受不过的。雪倒是安静,来的时候纷纷扬扬,仰望着好不漂亮。不知是否偏爱,这雪竟能嗅出一股子清香,我不禁眯起了眼睛。——这“冬之精灵”舞蹈过,更像是一台精致的舞台剧,在城市的每个角落。胜过樱花的灵动,却好比梅花的清傲,带着昙花的孤芳自赏,落于手心,就变成了含羞草的怯怯,骤时不见了影踪。
小时候看雪,只是感觉很美,美的无暇。现在,更多的反而是幻想。那时候的雪像是糖,在雪地中打滚就像回到了母亲的环抱一样。现在雪,少的多了,颜色也不似从前,像是一头失了毛发的光泽的小兽,被害的“濒危”。而在记忆中,玩雪在枯燥的冬天有种致命的吸引力,很特殊的含义。如果可以,我真想和他们一样去玩耍。不过,家中的作业就像个吸铁石,总能把人钉在那里。而雪,是一个人,自由的,我也很难再像那群孩子一样心无旁骛。
其实雪她只是在最恰当的时间,最合适的地点,为你舞一只灵魂的舞蹈。那种慢慢的节奏,好生让人艳羡,而现在是很少见了。她是冬天的代表,当你记住她,熟悉她的时候,少了她,就是一种遗憾——那是关于时代的遗憾,更是关于记忆的遗憾。
愿雪在未来还能盛开的艳丽。
纷纷扬扬,转眼,又白了一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