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定淡然 葛凌

当难以计数的星宿或明或暗地存在,宇宙才成就了浩瀚。当陈杂的百感归于寂静,才悟得一个“禅定淡然”。

我甚至记不清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别人的发言,我几乎是一个字也听不下去,紧张地瑟瑟发抖,像风雨中飘摇的叶一样,害怕地甚至腾不出脑子来构想即将到来的风雨。我不停地低头,无声地念稿,再努力地抬头微笑——试图掩盖内心无尽的恐惧。自己就像是一台超负荷运转的机器,嗡嗡地叫嚣着,快要罢工。无法听课,无法记稿。恍惚间又像是失志的垂死者,再不惧怕着汹涌而来的昏黑,而是胡思乱想着。我低头看本子上自己细密的字迹,抬头看演讲者的嘴张张合合,闹钟是一团乱麻,一团浆糊,一个巨大的无底洞。对我而言,这好像是语文修罗场上的最后申辩,椅子不慎,就有一颗黄铜色的子弹卷携着凌厉的劲风飞速冲向我。

一刻不停地胡思乱想终于在轮到我发言的时候停了下来,一切蓦然地归于寂静,但那些崴蕤草木,虔诚佛乐,瓷碗清粥,袅袅檀香,又兀自清晰起来,像是万物混沌初开。我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禅定了 。一切都淡然地交给心去抉择了,错误仍是难免,我知道自己夙寐夜兴的努力,那便足够了

不吃得苦中苦,怎能脱离低级趣味,而追求心灵的丰腴,不在滚滚红尘中摸爬滚打,怎能在惊涛骇浪中处变不惊我在责任与荣耀下一边瑟缩,一边奋力争夺,矛盾纠结处回首,悟得了禅定淡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