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迹 黄子纳

茫茫数年,然只一瞬,牵挂与心的不过是几抹似有似无或异常清晰的痕迹,如同演一场牵丝戏那般引着怀念与情绪。

从柜子深处搬出大箱子,箱中堆积着无数杂物,从小到大的记忆有大部分都封藏在其中。闲着无事,准备打开箱子整理,自上往下倒出了些许玩意儿,竟还有一片白影悠悠地落下,略带疑惑的接住,是一条手帕,还绣着几朵紫花,淡雅至极,却还是无解,无意间的一眼——食指上的疤痕,淡淡的,猛然勾起了回忆。

手帕是我自己绣的花,是三四年级时给外婆的生日礼物。外婆是一个节俭的女人,平时舍不得多用纸巾,常携带毛巾,便是思琢着,要给她绣一条手帕好方便带着。计划着时日像妈妈请教。先是要画图的,却又不知从何下手,决定了花,却对花的形状颜色迟疑,终是考虑到外婆的年龄,画紫色的圆片花,简单朴实,稳重大方。很快寻来了方正的一块帕子,半夜偷偷摸摸的开工了。怕家人发现自己睡得晚,便关了大灯开小台灯,锁了门,弯起腿,将图放在被子上,一点点的边学边绣。往往每一针都不果断,怕绣不好又怕来不及。无尽的冷意睡意袭来,眼睛有些微眯,头脑是不是发昏,但一想像着外婆收到礼物的欣喜模样,我不介意把以后的心情提前支出,力量源于内心,与那冷那困抗衡。

窗外寒风凛冽,看着渐渐成型的图案,满满的都是自豪与喜悦。即使食指上无意间划开了小口,也是毫无痛觉般抽了张纸简单包好,我不想误了进程,只怕若下次再继续这项工程,大概风格是完全不一样了,没了这晚的静谧,帕子定是扭曲歪斜的了。我从未绣过什么,这条帕子却因为一颗心成了巨大的成功,不那么完美,也已完美,或许连带那疤痕。

我永远忘不了激昂帕子交给外婆时,她眉眼绽开的脸,悄悄将手背到身后,我亦笑的无拘无束。使手帕让我敢于尝试,更让我学会表达自己的爱。情,它刻在我心中的痕迹,浅浅深深,似忘而忘不了。

至深至满,情若磐,纵多难,亦觉甘,情字入喉封冻冰寒,隐下故事作笑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