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亮亮》——徐睿

窗前,明净而又寂寥。

我没有独自茗茶的习惯,到底是件极雅的,莫要被我这个粗人污了吧。

只是随心、随性地拿起笔,在纸上随意涂上几字。便觉得好似是我破了此时的静美。

明日,该是俗称的“上战场之日”了罢。

有些不愿,有些悬心,可时间却也终归去了。

无法了,虽不知“生死祸福”,却也值得小发心性一下了。

 

今晚,我那可爱的小表弟来了。愉快相处了一天,发觉那旧人似也不像从前那样“娇滴滴”了,倒也有几分“小学霸“的气质,看上去,也是个机灵的。

不知怎地,我这小表弟迷上了书。

遥想我当年小学二年级时,还不知何为黄金屋的时候,平生出了几分佩服。

他是迷上了沈石溪的一系列动物小说。说实话,我在那个年级(当然略大些),也曾迷过。作为前辈,家中自然也是有着些藏货的。于是乎,我便成了我那小表弟眼中崇拜的人。不知了,心中竟有些得意。毕竟被那样的目光追随,也是会小激动一下的。

最后,小表弟怀揣着几本现几已经买不到的书,带着胜利的微笑走出了书房。我目送他离去。在大门观赏的一霎,我就差没有郁闷地咬手绢了。不是因为拿了与我朝夕相伴的旧书,却是因为拿少了。没错,就是嫌拿的不够。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倒是对旧书没有什么执念,却是对崭新的扉页有着非一般的执着。我有时不太在意书的内容,重要的是”长得好“。光是想想未来我书架中满满的新书,和小表弟水灵灵、闪亮亮的黑眼睛,心中突发一种洋洋自得之感。

被小表弟佩服,好像很有满足感?

等等,我好像说漏了些什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