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盼》——徐睿

入冬,午后,我独漫步。心远飞,追随行迹。却不知,在那遥远的寸方土地中,何时融进了我骨肉情深的期盼?

云烟袅袅,山气磅礴,泥土地上有人家。那是不丹,一个坐落在最高峰之下的土地方圆。

黑山白水,灰白与灿金与墨黑交融成心底的虔诚。人皆香客的国土呀,你是否是我的期盼?

阖目凝神,漫步初冬原野,心的宁静造就了耳畔亘古的寂寞。可心却告诉我,它听到了遥远国土的人们秋收的农音……一株、两株、三株,壮汉们操着异国语言耐心却又极快地秋收着庄稼。镰刀挥舞破风的声音,钝足草垛的声音,汗水弥田的声音,黑山白水叫嚣着山魂送入耳中。在旷寂的田野中,我竟听出了喧杂,我竟听出了期待的农忙之愉,尽管眸前寸木荒。

我复行了,加快了步履与泥水地的摩挲。阖目鼻息之刻,我复见了国古。哪儿的不丹人,穿着尽皆一般的传统服饰,享受着与世隔绝的单纯之美。他们眉眼皱褶出湖光山色,他们同哭同笑,他们共同信仰。世故的世里,他们始终坚守着一份难言的深情。一个国家的人,搀彼此,共普不丹的纯粹,共应和那黑山磅礴的叫嚣手相守。心的悸动来得深情款款。这或许便是我的期盼吧。

不丹人拾自然之石,刻上他们本国的文字,一勾一划,像极了天口卷舒的云彩。然后揉上草碎便算上了色彩。再后来,不丹人把石头堆砌在石头上,再辅以索条,便在清溪之上筑起了通向山魂的桥梁。最简单至极的手足,却融汇了万千自然的深情。闪烁的布袍人一下一下缓缓绘出的,不是文字,不是图画,而是一卷专属不丹人的彼此期盼,彼此深情。忽,我的眼眶润湿,不知是因为不丹人的纯粹亦或是明眸善睐后的情深意切?

不丹国,一个朴素至极亦贫困至极的国土,然,那儿住着却是坚守山魂的农人,纯粹依旧的筑桥人,他们得益于自然,转手献上对自然的回赠。薄情的世界呀,他们却如此深情活。我所期盼的,不也正是如此?简单而纯粹地舒云卷墨,谱笔下人生。

荒原里,只剩下吹得发白的风和一个依旧潸然的有期盼的我。

一个我,一个不丹,足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