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钱泽龙

76d0a21fa19cc0bac3d0077ed90869b3

又一次紧张的月考过去了。忆往昔,予独月考进百强。看今朝,数学如此娇,引无数学霸竞折腰。还真应了老师那句话,数学要么难到无人能做,要么易到人人会做(可怜啊!我难易都失大分!)
假期在家又看了几集:《舌尖上的中国》,里面有播到一所学校,里面都是二、三年级的小朋友,可他们的英语说得比我们好得多,而且上课时不准说中文,每年还举办一年一度的英语演讲比赛,近两万名学生。(参加这个学校的都是有钱人啊!)
说了这么多,突然觉得语文好“亲切”,与其它学科比起来,它融会贯通,技巧强,只需多读多写就能驾驭得了它。中国文学博大精深,汉字、成语更是如此。最近一直关注《中国成语大会》,里面有各式的答题技巧,每一个成语都有出处,,最奇妙的应该就是在漫长历史发展中,成语慢慢改变原意,由褒到贬,由好到坏。也正是这个,令中国成语更具风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