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迹

纵然所有人都忘记你曾存在过,楚子航,也难抹你留在我年少轻狂岁月中的痕迹。

—题记

村雨肆意切割空气,永不熄灭的黄金瞳熊熊燃烧,有瑰丽的曼陀罗花纹缓缓旋转。

第一次读到这段文字的我,一颗敏性又年少轻狂的心,像是遇到了另一个骄傲不逊的灵魂,一拍即合。从此,你便成为了我的一道心痕,让我时刻关注江南的更新,追逐你在尼伯龙根中狂奔的身影。

在那个恐怖的夜晚,雨遮掩了那个000号路牌,北欧神话主神奥丁现身,你被迫承受血统的觉醒,世界瞬间扩大,看着那个男人义无反顾地迎向奥丁,你却只能害怕地开着那辆迈巴赫在空无一人的高速路上逃跑,太古的蛇群在脑海中狂舞,祭司高唱孤傲难懂的颂歌,你把油门狠狠踩到底,熔融的橡胶在柏油路面上留下深痕,我那样迷恋迈巴赫狂飙的姿态,此时,我亦叛逆张扬,以文字作无声的呐喊。笔尖淌出的全是你的名字。

为了男人的不明消失,你加入了卡塞尔学院这个精英遍地的混血种社会,你虽不适应人际关系,却还是依靠超A级血统成为了狮心会会长,在自由一日跟恺撒打得不分高下,不合群的杀胚师兄,遇上了古灵精怪的学妹夏弥,你封冻的心,重又跳动,杀胚也开始和废柴探讨人生了。 我在摘抄本上一句句地抄下你说的话,笔尖摩挲纸张,留下不可清除的痕迹。

尼伯龙根中击杀龙王芬里厄,击杀龙王耶梦加得,为了救路明非不惜三度爆血挑战不可战胜的大地与山之王,我期望你这样义气,坚毅的朋友。看着你最终平安归来,黄金瞳重又亮起,金色的曼陀罗花纹旋转,才叫我放下心来,然后无可救药地发现,你在我心中留下的痕迹,再难湮灭。

我如今过了年少轻狂的岁月,也出了“龙族”大坑,但楚子航,你给我留下的痕迹无法磨灭。你让我坚信,坚持到最后,即使逃不过失败,也不放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